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滄笙踏歌伴君歸

滄笙踏歌伴君歸十月楓傾城

標籤: 夜非雲 滄笙踏歌伴君歸 秦昭 都市
以都市為敘事背景的小說《滄笙踏歌伴君歸》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十月楓傾城」大大創作,秦昭夜非雲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候,喬秋夢就是美人胚子,現在多半已是生長得亭亭玉立了。老爹的措辭非常的嚴厲,這讓齊等閑不得不嘆了口氣,只能照辦了。第二天一早,犯人們幾乎是敲鑼打鼓地歡送齊等閑離開幽都監獄,這尊魔王一走,他們又可以無法無天了!「我隨時回來,你們給我做好記錄,誰在這段時間犯了事,每一筆都給我記着!」齊等閑笑眯眯地說道。...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9 17:2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蘭定青顯然是毫無契約精神的,剛剛還說用打球的方式來決定,現在,直接就反悔了。
蘭悠急得眼睛都紅了起來,卻見貪狼輕輕一扯她的衣領,把她拉到了後方去,淡淡道「對付人渣,就應該用對付人渣的方式來解決!而不是跟人渣講道理,求情面!」
「你要知道,人渣之所以是人渣,那就是因為他們眼裡除了自己之外,沒有別人。」
「悠悠,你看好了……」
「接下來由我來告訴你,怎麼在這江湖上立足!」
說完這話之後,貪狼直接把上衣給摘掉了,露出了一身腱子肉,只見那胸膛和後背上,到處都是刀疤和彈痕,看上去猙獰無比。
「傻逼,真以為自己有點傷疤就可以嚇唬到人了不成?你敢充英雄,今天就弄死你!」蘭定青怒喝道,指使自己的人上去干他。
賀朵蓮連忙拉着蘭悠退到後方去,蘭悠不由憂心忡忡地道「齊先生,如果跟他們起了太大的衝突的話,會對你接下來的事情很不利,畢竟……他們背後的人可是楊令軍。」
齊等閑卻是笑了笑,道「沒關係,總不能看着人欺負你吧?這些垃圾,對我來說,不是什麼事。」
說完這話之後,他也往後退開了。
蘭悠卻是不由一怔,這什麼意思,一邊說著不是什麼事,一邊還往後退?
賀朵蓮看出了蘭悠的心思,便道「蘭姐啊,這根本用不着我師父他老人家出手的,狼哥一個人就夠了嘛!」
只見,貪狼在對方發難之前就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然後一個左正蹬先把當頭的一人踢翻在地,跟着掄起拳頭來就是一個橫甩,啪的一下,拳背又磕翻了一人!
蘭定青見貪狼如此勇猛,不由臉色一變,道「都給我上,一起動手,我就不信他這麼能打!」
貪狼怎麼說也是幽都監獄眾多犯人當中,天花板級別的存在,雖然腿傷還沒有徹底痊癒,但打起這些人來,還不是小菜一碟?
儘管對方几人當中也有練家子,但那點功夫,在早就已經殺人如麻的貪狼眼中,只不過是三腳貓一樣的玩意兒罷了。
只見貪狼虎入羊群,左右開弓,兩條臂膀掄開了打,噼里啪啦幾下過去,地上便又倒了三個。
「什麼垃圾,也敢放這樣的狠話!老子當年都沒你們這麼狂!真是越垃圾的人,越喜歡說狠話是唄?」貪狼不屑一顧地說道。
「砰!」
就在這個時候,一記重拳砸倒了他的面頰上。
貪狼略微偏過了臉去,但沒有被打倒,對方的拳頭也死死壓在他的臉頰上,一時間忘了收回。
只見,貪狼又緩緩把頭轉了回來,看着眼前出拳攻擊自己的這個魁梧壯漢,獰笑着道「拜託,你很弱欸!」
說完這話之後,他猛然一個箭步上前卡入此人兩腿之間,左手搭住此人手腕,右手從下往上一捉,捏住了此人的肘關節,兩邊同時朝着反方向用力,腳下用力一帶。
「咔嚓!」
人飛了出去,而且整條小臂一百八十度扭轉了過來。
剛解決完一人,貪狼立馬閃開兩隻拳頭,然後左右手分開一捉,捏住兩顆腦袋,猛然就往中間一碰!
這兩人當場碰了個滿臉桃花開,捂着自己的臉倒下去哼哼唧唧痛不欲生去了。
沒過多久,十幾個人躺了滿地。
「呸,一個能打的都沒有!」貪狼不屑地冷笑了起來,然後略微搖晃了兩下脖子,發出啪嗒啪嗒的脆響聲來。
齊等閑卻是挑起大拇指道「九哼表示你這句話很贊,並邀請你今晚加練。」
貪狼聽到這話,臉色頓時大變,道「開玩笑的,我又不是那種好戰狂人,怎麼可能嫌人家不能打呢?」
顯然,貪狼最近已經被九哼這個傢伙給折磨出心理陰影了,哪怕是恢復到巔峰狀態,都未必能夠用平和的心態對戰這位大和尚了。
總的來說就是,貪狼這輩子在九哼的面前都難以翻身了的。
以貪狼的真實水平來說的話,放開了與九哼進行生死戰,也不是沒有贏面的,比武這種事情,變數是最多的。
蘭定青這個人都傻眼了,他想不明白,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能打的人!自己的人,在對方面前,簡直就是不堪一擊的小雞仔,隨便一下就被撂倒了。
一個個滾倒在地,慘叫不止,有不少人都是斷手斷腳,傷得很重。
貪狼也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話,這些人難免像那些個葉南幫的打手一樣,橫死在這裡。
顯然,貪狼也是念着蘭定青是蘭悠的哥哥,這才沒有下死手的。
「裝逼啊?給機會啊?」貪狼直接抓住蘭定青,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上去。
蘭定青讓他一巴掌打在臉上,痛得一聲哀鳴,鼻子里冒出了血水。
但他兀自不服,咬牙道「你很能打嗎?」
「你能打有個屁用!」
「出來混,是要講勢力的!」
「我可是在幫楊先生辦事,你對我這麼無禮,他可不會放過你。」
「你再能打,還能打得過差人們手裡的槍?戰士們手裡的炮?」
貪狼咧嘴一笑,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抽到蘭定青的另外一邊臉上,道「槍炮算什麼?老子當年可是玩核武器的!真當老子是被嚇大的!」
看到這裡,徐傲雪不由默默喝了一口水,然後翻了個白眼。
從貪狼的身上,他看到了一些齊等閑那種無法無天的氣質。
敢情姓齊的這麼張狂這麼乖戾,都是跟這些人學的啊……也難怪,畢竟這貨也說了,那幽都監獄裏全是凶神惡煞。
齊等閑如果知道徐傲雪的想法,肯定會很感激她這麼理解自己,哥們以前就是一純潔小正太,都是這些爛人帶壞了的!
「狼哥,算了吧……」蘭悠急忙上前,讓貪狼放開了蘭定青,免得真打出什麼問題來。
貪狼自然是願意聽她話的,隨手就給蘭定青扔到了一旁去,冷笑道「不知好歹的東西,給你機會,你不珍惜,讓你借坡下驢,你偏要翻身騎虎!」
齊等閑說道「好了,正事都辦完了,咱們該談談賠償的事情了!剛剛你打蘭悠那一巴掌,咱們得說道說道了。」
徐傲雪聽到這裡,不由白眼一翻,好傢夥,什麼事都有你!
人家打的是蘭悠,這你丫也摻和,要趁機訛錢,真有你的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退出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