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大佬的沖喜新娘
大佬的沖喜新娘

大佬的沖喜新娘夏安心慕北宸

標籤: 夏安心 大佬的沖喜新娘 蔣秀珍 都市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大佬的沖喜新娘》,是以夏安心蔣秀珍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夏安心慕北宸」,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所有人都在笑話,傻子和醜八怪是天生一對。可就在眾人捂嘴大笑時,慕北宸摘掉眼鏡,撕掉面具,從輪椅上站了起來。整個都城的女人都瘋狂了。誰說這是殘廢醜八怪,這是個頂級鑽石王老五,絕頂男神...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5:2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小蘭的妹妹不就是蘭小玲么?
那個時候蘭小玲不是在國外留學,為何會被抓走?
越來越多的謎團出現,讓夏安心越發覺得棘手。
她詢問蘭小玲的情況,結果小蘭卻告訴她,當初因為父母忌日的緣故,蘭小玲回來過。
這突然的變故,讓大家措手不及。
夏安心繼續問下去,小蘭也說不出什麼有用的線索,加上她情緒又開始波動不停,夏安心身體又承受不住,最終結束了這場催眠。
小蘭很快陷入昏迷之中,許言趕過來進行搶救。
至於夏安心頭暈腳輕的厲害,整個人直接軟在了慕北宸懷裡。
慕北宸抱着夏安心回到休息室,雲項城和秦緱第一時間趕過來檢查她的情況。
「她精力耗費太多,如今找不到控制病狀的藥物,也只能讓她先進行休息,慢慢恢復了。」秦緱依舊無能為力,他一直躲在實驗室研究解藥,可這麼久過去了,仍然毫無頭緒。
雲項城也拿不出辦法,只能按照安心之前教他的辦法,用針灸為她緩解病症。
慕北宸守在旁邊,用力的握住了夏安心的手,眼底染上了疼惜。
「不用太擔心,安心會沒事的。」雲項城安慰道。
慕北宸深深嘆道,「她痛苦的時候,我無能為她分擔,你說我這個丈夫,是不是太不稱職了?」
雲項城落手在他肩上拍了拍,「不,她要的不是你為她分擔,而是需要你在背後支持她的所有決定。」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雲項城了解夏安心的脾氣,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女人。
她表面看似無情,可內心比任何人都善良。
作為醫生,她竭盡所能幫助所有病人。
作為慕北宸的妻子,她一直不給慕北宸招惹麻煩。
這種女人,懂事得太讓人心疼。
雲項城相信,好人自會有好報,老天絕不會讓夏安心受到傷害的。
「可她躺在這裡,我又能為她做些什麼?」慕北宸深感懊惱,如果所有的痛苦他能幫忙承擔,那該有多好?
他只希望安心能平平安安,無病無痛的陪伴在他身邊,就當個普通女人就好了。
雲項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拔掉所有銀針之後,便先行退了出去,將空間留給了兩人。
慕北宸靜默的輕撫着夏安心的臉,一遍又一遍的,像是在呵護心愛之物一般。
「心兒,好好休息,不管何時何地,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他俯身,在她額頭上落下了一吻。
深深的,飽含着無盡柔情與愛意。
……
夏安心這一次昏迷,整整過了三天才醒來。
等她睜開眼睛時,第一眼所見的人,便是慕北宸。
她顧不上自己的身體,着急的說道,「北宸,我懂了。」
雖然她是昏迷的,但意識是清醒的。
昏迷三天,她在睡夢中都在整理思緒。
現在,她只想將自己的發現,說給慕北宸知道。
「懂什麼?你現在不宜過度操勞,得多多休息才是。」在夏安心昏迷的這三天,慕北宸寸步不離的守在她身邊。
想着她差不多要醒了,便在半個小時前熬了碗粥,就等着夏安心隨時醒來能吃到食物。
「不,我發現這場陰謀之中,蘭小玲也是受害者,但是蘭小玲完全忘了之前發生的事情,這說明她也被抹除了記憶。」
「所以北宸,我還需要對蘭小玲進行催眠,詢問當年發生的事情。」
沒想到整件事兜兜轉轉至今,竟然牽扯到了三個人。
之前是他們被陸少棠零碎的記憶迷惑了,才會忽略掉蘭小玲這號人物。
夏安心已經看到真相在向她揮手,只要她在往前邁出去一步,所有一切霧霾都會散去。
「不可,你身體還沒恢復,得靜養。」慕北宸這回並沒有順從她的意思,而是舀着米粥,一口口的喂入她口中。
夏安心很聽話全部吃了下去,可心緒並不在吃飯上,一心就撲在蘭小玲身上。
食不知味的喝完一碗粥,她抱着男人的胳膊央求道,「老公,我已經沒事了,你就讓我去做吧。」
慕北宸沒回答她的話,搬着她的雙肩,按着她重新躺了下來。
「在身體還沒完全恢復之前,你一步都不得離開。」
說完,喊來了藍書拿走碗筷,自己就挨着夏安心身邊躺下。
夏安心掙扎着又要爬起來,下一秒就被男人緊緊控制在懷裡,「聽話,等你真正好了,你想去做什麼我都不攔你。」
夏安心知道慕北宸的脾氣,一旦認定一件事就不會輕易妥協,不管她怎麼死纏爛打都沒用。
因此,她最終選擇聽話。
兩人誰也不說話,就這樣躺在床上發獃。
突然,夏安心想起了什麼,昂頭看着他,「哦對了,小蘭怎樣了?」
慕北宸搖了搖頭道,「不太好,從你恢復她的記憶後,睡覺一直做夢,醒來一直尖叫,應該是當初被人凌虐過留下來的心理陰影造成的。」
「都是我不好,勾起了她那些不好的記憶。」
夏安心內心還是有些愧疚的。
如果不去追求真相,小蘭還抱着和陸少棠恩愛的記憶,就算精神瘋癲,也不至於日夜被夢靨糾纏。
如今她知道自己曾經被人傷害過,內心必然過不了這道坎,一直沉浸在痛苦中無法自拔。
可真相就是這麼殘忍,在解放有些人的痛苦,有些人也必然要受到傷害。
「不,你是在救贖他們!」
慕北宸摸了摸她的發,柔聲說道,「虛假的夢境總要清醒的,一味的生活在幻象之中,才是對他們最大的不公平。」
「可是……」
「沒什麼可是,你不是聖人,無法讓每個人都能收穫幸福!」
他比較自私,只想着自己身邊的人平安幸福就好,至於其他人,他並不在乎。
夏安心並不知道男人的想法,因為身體虛的緣故,加上慕北宸陪伴在身邊,很快又閉上了眼睛睡了一覺。
再次醒來時,精神也差不多恢復了。
再三證明自己已經好了,還讓雲項城和秦緱過來當解說員,慕北宸才同意夏安心去見蘭小玲。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