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爹地又來求婚啦
爹地又來求婚啦

爹地又來求婚啦喬沫沫慕修寒

標籤: 喬沫沫 仙俠 慕修寒 爹地又來求婚啦
網文大咖「喬沫沫慕修寒」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爹地又來求婚啦》,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仙俠,慕修寒喬沫沫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喬沫沫嫁給了一個植物人,安安份份的守着活寡,卻被神秘男人奪了清白,給老公戴了一頂綠帽子,喬沫沫內疚不己,某天醒來,老公翻身將她壓住,老公醒了怎麼辦?人前,他冷漠霸道,手腕鐵血,人後,卻是個寵妻狂人,喬沫沫藏起孕肚,提出離婚,卻不料,被男人強悍拽入懷。「帶着我的孩子,要去哪?」男人邪魅問他。「你的孩子...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6 12: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陸司霆看到了何琳眸底的真誠,他微微震了一下,隨即低笑一聲「這是你應該得到的結果,我媽也反省過了,想必,她也害怕了吧。」
「不,如果沒有你在中間幫我,你媽肯定不會向我低頭的。」何琳苦澀道。
「是,正是因為她是我媽,我才更不應該縱容,目前,媒體方面被我壓住了,並沒有人報道這件事情,只是,我怕不一定能壓很久,這次的事件肯定也會對我的公司帶來不好的影響。」陸司霆嘆了口氣,走過來,溫柔的伸手接過了何琳懷裡的兒子「這件事情如果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是對我公司公信力的威脅,當然,如果我媽自首了,,媒體就算知道這件事情,至少,也不會影響太大。」
何琳眨了眨眼睛「之前就一直沒報出,以後也不會了吧。」
「不,很有可能,會發生。」陸司霆目光溫柔的看着她「凌宗行要在國內擴建他的私人醫院了,勢必就會對我陸家有衝擊。」
何琳心頭狂跳了一下,陸家旗下的私人醫院目前狀況良好,如果有了強大的競爭力,肯定會分走一些市場的。
「哦,凌總是有這方面的打算。」何琳好像聽凌宗行說起過,還說要把她調回國內的醫院上班。
「那你要怎麼辦?」陸司霆幽眸緊鎖着她。
何琳愣了一下,答道「我能怎麼辦?我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醫生。」
陸司霆搖了搖頭,語氣中多了一抹酸氣「你對凌宗行怎麼看?」
何琳困惑的看着他「我又能怎麼看呢,他現在是我的老闆,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當然要真誠的回報他了。」m.
「那如果他某一天向你表白,讓你嫁給他為妻,你也會真誠的回應他嗎?」陸司霆幽幽怨怨的問,醋意迷漫。
「陸司霆,你想太多了吧。」何琳瞬間被他的話給氣笑了「他怎麼可能會喜歡我?他那麼優秀,而且,我還有個兒子,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你怎麼會這樣想?」
「不是我要這麼想,而是事實就超着這方面在發展,你一點也感覺不到嗎?何琳,你太遲鈍了,凌宗行看你的眼神,根本不清白。」陸司霆是個男人,他對男人很了解,男人的一個眼神,他都能解讀出他的心裏所想,更何況,那天晚上,凌宗行特意等待何琳,要送她去醫院,如果不喜歡,男人是不會浪費一分一秒的,凌宗行這種男人時間肯定也很寶貴,他願意默默的等候,足夠證明什麼了。
何琳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你當我是寶藏啊,是個男人就喜歡我,我要是有這魅力的話,那我早就成富婆了,凌總人家這麼有錢,長的也有魅力,他要選擇的肯定跟他同樣優秀出色的女人。」
「你承認他有魅力了?」陸司霆內心咯噔一跳,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從何琳口中傳出,讓他瞬間有了危機感。
「這有什麼好承認的,他本來就有魅力啊,中年男人具備的魅力,在他身上都能找到,溫潤儒雅,幽默風趣……」
「何琳。」陸司霆感覺呼吸一滯,猛的打斷她的話「你既然覺的他這麼好,你是不是愛上他了?」
何琳被男人的話嗆了一下,她擰着眉頭說道「我只是承認他有魅力,我為什麼要愛上他?陸司霆,你今天有點奇怪。」
「要不,我們打個賭吧。」陸司霆知道何琳此刻還沒有清醒意識到什麼,他說再多,也只是浪費口舌,還把自己氣個半死。
「打什麼賭?」何琳奇怪的瞟他一眼。
「就賭凌宗行對你是否有男女之情。」陸司霆直接開口說道。
何琳翻了一個白眼,因為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賭,陸司霆太無聊了。
「那你賭他有嗎?那行吧,我就賭他沒有。」何琳立即就答應他了,反正看他這麼無聊,就當陪他玩玩也好。
「那如果我賭對了呢?」陸司霆立即咄咄逼問。
「對了就對了,能怎麼辦?」何琳仍然覺的這是不可能的概率。
「我要是對了,你就一定要拒絕他,回到我的身邊來。」陸司霆立即強勢要求。
「那如果你錯了呢?」何琳嘲笑一聲。
「我錯了,我就放手,讓你離開,去追求你要的自由。」陸司霆幽眸一痛,開口答道。
何琳聽到他說這些話時,表情也是一愣,內心酸酸的。
奇怪了,他說放她自由,她為什麼感覺不到高興?
難道這不是她想要的嗎?又或者,她的心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男人身上。
「好啊,如果你想賭,我就奉陪。」何琳不敢讓陸司霆知道自己還瘋狂迷戀他,所以,她點頭答應了。
陸司霆立即露出了得意的笑「那你準備好,做我的妻子吧。」
何琳卻是低頭笑了一下,一絲歡喜從她眼底掠過,嘴上卻倔強的說「我覺的你太自信了,說不定,是我贏了,那我就獲得自由,想去哪就去哪了。」
陸司霆點了點頭「好,這個賭注從這一刻生效了,你記住,一定要兌現。」
何琳奇怪的白了他一眼「你的信用度比我低多了,我怕到時候你賴帳。」
「不會的,以後不會了。」陸司霆低頭溫柔的看著兒子「我拿兒子來向你保證。」
「不行,不能扯上孩子,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何琳立即說道。
陸司霆溫柔一笑「那你可知,孩子比我的命還重要。」
何琳一呆。
陸司霆這才悲傷開口「在知道你出事後,很長一段時間,是孩子支撐着我走下去,對了,我還準備埋下你的衣冠給你找個風水寶地……」
「沒必要了,我現在還用不着。」何琳聽到這裡,眼眶一紅「陸司霆,我知道那段時間你過的很艱難,我聽沫沫說過了。」
陸司霆深幽的看着她「那你呢?你那段時間是怎麼過來的?」
「我還能怎麼過啊,死裡逃生,更加珍惜活着的時光了,凌先生一開始讓我教他女兒學習,教了一段時間後,他知道我是一個醫生,就聘請我去他的醫院上班。」
「凌宗行對你這麼好,要不,我改天請他吃頓飯,向他表示一下感謝吧。」陸司霆這一刻,還真的很感激凌宗行的相救了。
「你為什麼要代我感激?不用了,我自己會感激他的。」何琳低聲說道。
「琳琳,我真的後悔,沒有早點跟你領證或者把婚禮辦了,讓你成為我的妻子,我就有資格了,現在,我的確沒資格,也沒有身份……」陸司霆想到這裡,莫名的惆悵難受。
「好了,別說這些了。」何琳內心也難受。
「你父母那邊知道了嗎?」陸司霆問道。
何琳點了點頭「其實,我很早就跟我父母打過電話了,是我讓他們一直瞞着的。」
「看來,所有人都知道你還活着,就我最後一個知道是嗎?如果那天我們在餐廳沒有遇見,你還要讓我等多久?」陸司霆莫名的委屈。
「看我心情吧。」何琳隨後看了一眼在他懷裡睡的安穩的兒子「也不會等太久的,我一直都很想見兒子,我也向凌總申請調回國內工作了,他同意了,以後,我就能多一點時間陪伴孩子。」
「真的?他同意了?」陸司霆一驚,難道自己看錯了?凌宗行為什麼願意放何琳回國呢?
「是的,他說國內有多所醫院在籌建,他可能也會在這邊待上很長一段時間,他還說可能會接女兒過來這邊上半年學,想請我繼續替他照顧孩子。」何琳低淡的說道。
陸司霆表情凝固了,凌宗行也要回國待很長的時間?他還要把女兒接過來讓何琳照顧?他的女兒還要在國內上學?他這是打的什麼主意?
陸司霆越來越慌了,這麼大的漏洞,何琳竟然沒有看出來嗎?
這反映,也真是夠可以的。
「琳琳,你不覺的凌宗行有點刻意嗎?」陸司霆還是希望她能拎清楚一些。
「哪裡刻意了?我說我想念兒子,他就給我調派回國,光是這一點,我又欠他恩情了。」何琳因為從來沒有跟凌宗行有過什麼過份曖昧的事情,加上凌宗行所表現出來的也一直紳士有禮,保持距離,這才讓何琳不會胡思亂想。
「我知道,可我總覺的哪裡不對勁。」陸司霆擰着眉宇,內心暗下決定,明天中午,請凌宗行吃頓飯,藉著感激為由,再好好的試探一下他的想法。
「好了,你真的想太多了,是因為你喜歡我,所以你才草木皆兵,你這種感覺我能理解,曾經,我就跟你是一樣的,我也把你身邊所有的異性當成假想敵,然後自我折磨,可後來想了想,那只是無中生有的事情,後來我把心態放平後,日子也好過多了,你現在就是我當時的心態,你趕緊想開一點吧,我沒有那麼大的魅力,可以讓凌總為我改變什麼。」何琳對自己從來都沒有自信過,她只是很真誠的待人,甚至,腦子也不會有亂七八燥的思想,特別是自戀這一塊,她真的是空白的。
陸司霆深吸了一口氣,眯着眸子打量何琳,果然還是他認識的那個笨蛋。
何琳看了眼兒子後,她低聲道「你回來了,我就回酒店了,明天我們還要一起參觀制業廠,可能很早就要出發。」
「你現在要走?」陸司霆立即伸手抓住了她「就不能留一晚嗎?」
何琳搖了搖頭,堅定道「不行,我不想明天遲到,你放心吧,明天下了班,我就過來。」
陸司霆握着她的手指一寸一寸的鬆開,低下了聲音「那好吧,明天早點回來。」
「你怎麼像個委屈的小媳婦?這不是你的風格啊。」何琳莫名覺的有趣。
「如果你失去我一次,你就會知道,要怎麼跟我相處了,那肯定是小心翼翼。」陸司霆沒好氣的答她。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