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
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

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尹素嫿莫君夜

標籤: 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 尹素嫿 明蕊 都市
都市小說《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講述主角尹素嫿明蕊的甜蜜故事,作者「尹素嫿莫君夜」傾心編著中,主要講述的是:素嫿的要求,只要她簽了保證書,前門就可以放行。侍衛領命而去,莫君夜的眼神卻變得悠遠。這個尹素嫿,有點意思。新婚第一天,他們互相要了保證,也互相幫對方當了壞人,兩全其美。莫君夜的話帶到前門,守在那裡的侍衛,也都驚呆了。「這樣無禮的要求,世子真的答應了?」尹素嫿眼含笑意:「既然我都能答應他不但無禮而且過...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6:0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百里長風沉默了,這個問題,竟然這麼早就擺在眼前了。
大梁對外的態度,他一向清楚,父皇制定的那些策略,也沒有改變過。
「母后,這個問題有點難……」
百里長風確實沒有想好,根本就沒有任何準備。
如果那個人是木星遙,他將要正面跟莫君夜和尹素嫿對上了。
他不想這樣,他原本的計劃之中,也沒有大周這回事。
即便是大周出現了,他那個時候還在妄想,讓納蘭家的人過去當皇上,他就可以不用面臨選擇了。
這個消息,打破了他的幻想。
「我知道你很為難,二皇子一定會對他動手,雲珠公主也是一樣,如果他們得手,你也就不需要交代什麼了……可是從親人的角度出發,母后也不想讓他們得手……」
納蘭皇后這句話,就已經體現出她沒有劉皇后格局大。
劉皇后是那種為了維護皇上的兄弟之情,寧願讓自己的兒子對皇位沒有任何想法的人。
可是納蘭皇后做不到,她甚至在猶豫。
百里長風聽了之後,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母后,如果他們對付木星遙的時候,不但沒有成功過,反而挫傷了自己,我們就不用做什麼了吧?」
納蘭皇后卻沒有馬上認同,想了想之後,還是說道「你父皇那裡,也是站在他們這邊的……我就怕到時候你父皇逼着你做選擇……」
百里長風也思索了一下「母后,我們親人之間剛剛團聚,還是不要說這個吧,而且這件事如果讓外祖父聽到了,也會很為難……」
納蘭皇后嘆了口氣「好吧,你心裏有數就好了,如果可以在不傷害親情的情況下解決這個問題,當然是更好了,只怕沒有那麼容易……這條路到底有多難走,你應該深有體會……」
母子兩人對着嘆了口氣,就沒有再說其他的話。
納蘭家自從莫君夜他們到了,就非常熱鬧。
昨日他們太累了,大家都很自覺,沒有打擾他們。
今日看他們的情況,應該是休息好了。
所以大家圍在一起,問了很多問題。
尤其是尹素嫿,他們聽說的傳聞太多,幾乎每件事都想跟她求證。
在交談的過程中,莫君夜已經可以總結出納蘭家這些人的性格特點。
納蘭晦和納蘭真父子是去過大雍的,自然各方面都很熟悉。
納蘭曜和納蘭永這一支,說話的時候好像總是深思熟慮過的,沒有任何不妥當,就是讓人覺得不夠親近。
也許跟納蘭曜是領養的有關吧,反正就是沒有別人那麼自在。
尹素嫿每個問題都認真回答了,木星遙並沒有跟他們一直在這裡,而是早早的回到了房間。
冷峻守在門口,反正不讓人進去。
當木星遙換好了衣服出門的時候,只有莫君夜的暗衛察覺到了。
「別出聲,我出去一趟……」
木星遙故意到了暗衛跟前,跟他們打了招呼。
暗衛都蒙了,上一個不把他們暗衛放在眼裡的,還是九塵大師。
眼見自家王妃的弟弟也有這個本事,年紀輕輕的,功夫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確實讓人嫉妒啊。
「公子,你帶一個人過去吧……」暗衛還說了一句。
木星遙卻說道「我是故意讓你們看到的,所以你們真的覺得我需要帶個暗衛出門么?」
暗衛無語了,並不想理會木星遙。
好煩。
「木公子,我們還是老老實實在這裡執行任務吧,你該忙忙你的……」
「好,那我就走了……」
木星遙說完,就輕飄飄的輕功飛走了。
公主府修建的非常氣勢恢宏,皇上對這個掌上明珠,也是真的好到了心坎上。
什麼東西,都給她用的最好的。
可是這樣守衛森嚴的公主府,還是沒有辦法擋住木星遙。
他很輕鬆的找到了劉西峰的房間。
此時雲珠公主正在溫柔的跟趴在哪裡的劉西峰說道「西峰,你這個傷,是因為我,我會一輩子記在心裏……我覺得我們第一次見面,你也是為了救我受了傷,之後你頭也不回的就想走,完全不想跟我邀功,我問你是誰,要什麼賞賜,你甚至瞪了我一眼,那個時候,我就覺得你是全天下最特別的男人……」
這句話聽得木星遙都想笑了,這個辦法,是劉西峰在劉北年給他的信里學到的。
對於劉北年的話,他向來都是深信不疑。
果然,用這樣的方法,他成功的俘獲了雲珠公主的芳心。
現在他還是保持了自己的冷漠,反而雲珠公主非常吃這一套,認為他是個胸有大志,而且真性情的人,在她跟前,竟然完全不諂媚。
今日他為了雲珠公主,又得罪了這麼多人,還遭受了皮肉之苦,雲珠公主不感動才奇怪了。
「我來幫你上藥吧……」雲珠公主說著,就想用手去退劉西峰的褲子。
劉西峰一把拉住了,卻不像是白天那樣冷漠,而是說了一句「不用,我不是為了讓你報答我……」
雲珠公主又在自我感動「我知道,你想報答我,可是我不需要你的報答……」
劉西峰沒有說話,手上的力氣也慢慢鬆開了。
雲珠公主臉紅心跳加速,終於把劉西峰的褲子退了下來。
她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這是往前進了一大步。
她害羞的幫劉西峰擦完了葯,才發現因為自己的手法,劉西峰已經疼的滿頭都是汗。
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情緒了,總之越發認定這個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公主,看過了我的傷勢,也幫我上了葯了,你該走了……」
雲珠公主說道「我不能留下來陪你么?」
劉西峰這次很堅決「不行,公主的名節重要……而且公主也需要養傷……走吧,我不想說第二次。」
上面的木星遙都想問一句,公主還有名節么?
你要是真的在意公主的名節,就不要用自己被打爛的屁股賣慘啊……
當雲珠公主戀戀不捨的離開之後,劉西峰臉上的表情又變了,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是個頭?
從上面突然飛下來一支短箭,上面還纏着一張紙條,箭上還纏着一根金線,剛好插在床頭。
劉西峰忍着疼痛,用力把箭頭拔下來,看到金線的時候,他笑了「四弟,我就知道你沒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