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慕南芩

標籤: 慕子瀟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賀蘭龍月 都市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慕南芩」的創作能力,可以將慕子瀟賀蘭龍月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內容介紹:作為侯府嫡女,賀蘭龍月卻被庶妹陷害,奪臉替嫁。搶了她的身份不說,還要搶她的丈夫和兒子。一朝歸來狂醫逆天,那些傷過她的人統統不放過!庶妹大婚當日,她迫使當朝攝政王娶她為平妻,讓渣父顏面掃地,一頓巴掌打垮了白蓮花庶妹的整容臉!攝政王震怒咬牙切齒,「今日你就算是進了本王的王府,往後本王也不會讓你好過!」結...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6:2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是蠱!」
司伯心如死灰的道,「當時,長陵氏要鬧,侯爺就說這個女人留不得了,然後就叫我下了蠱。
長陵氏是自殺的,但是自殺之前,被靖國侯引導着,和王氏吵了一架。所以後來大家都不知道長陵氏是被蠱蟲控制自殺的,還以為是王氏害死她的!」
王氏沒說謊!
而且,王氏還被冤枉了!
她只是一個替罪羊!
侯府如此黑暗齷齪,不光讓賀蘭龍月難以想像,更讓凌清婉震驚無比。
她天天生活在侯府,每天經歷着那些事情,以為那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卻不知道,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假象,都是旁人算計好的!
她同時也意識到,自己的生母王氏所謂的重病,恐怕也是和長陵氏一樣的下場吧?
直到此時,凌清婉才想起王氏!
她往前爬了爬,雙手握住地牢的鐵柵欄,「那我娘呢?我娘她現在還活着嗎?」
心一下子痛的抽搐起來!
就好像,本來很重要的東西,自己曾經毫不在乎,一下子失去再也無法挽回了!
司伯道,「王氏後來知道了一些長陵氏的事情,那天晚上嚷嚷着要捅出去,侯爺怕事情敗露,便派人把她送走了。
如今,怕是早死了吧!」
凌清婉如被當頭一棒,當場懵了。
一屁股癱在地上,才發現這世上唯一一個真正愛着自己的人,死了!
賀蘭龍月你了她一眼,也沒告訴她王氏還活着的事情,而是抬頭問司伯,「你是九黎聖殿的人?蘭竹姑姑和你什麼關係?百里燼和你又是什麼關係?」
「我……」
司伯說起九黎聖殿,微微沉默了一小會兒,這才無力道,「我本不叫司伯,我是百里燼的叔叔百里連,至於蘭竹……」
「支支吾吾的,用刑!」
慕子瀟直接打算了他!
劊子手拿着匕首,直接從他臉上削了下去!
「啊!」
一聲慘叫幾乎撕裂耳膜,司伯不顧一切的哀嚎,「我說!我說!我是百里燼的叔叔,十年前,我想要九黎聖殿的殿主之位,便給老殿主下了毒,老殿主死了之後,我本以為自己可以成功了……」
說到此處,眼底滿是不甘,咬牙切齒道,「誰料百里燼竟然是天生的蠱王!小小年紀就得到了蠱神的認可!」
「蘭竹呢?」
賀蘭龍月眯眼。
司伯嗓子都快喊裂了,嘶啞道,「她只是太后身邊的一個宮女,我被九黎聖殿追殺,正好被陪着老王妃前去慈寧寺上香的蘭竹所救,進宮成了太后的人……」
「蘭竹為什麼要給老王妃下蠱?」
賀蘭龍月總覺得,司伯說的這些消息,總有哪裡不對勁兒。
可她正在情緒激動的當口,一時半會兒也理不清楚。
司伯咬了咬牙,道,「是想從老王妃身上問出一件事情來……其實,最初下的是幻蠱,人在產生幻覺的情況下,會說出藏在心裏的秘密。」
「可是老王妃的身體不知怎麼回事,對幻蠱竟然能抵抗。她什麼都不說,所以蓮妃娘娘便想着殺人滅口。」
司伯覺得自己疼的已經靈魂出竅了,「我什麼都說了,求你們給我一個痛快吧!」
「你們想讓老王妃說出什麼!」
慕子瀟開口了,他自始至終緊緊抱着賀蘭龍月,但是身上的氣勢卻毫不減弱,俊美的臉龐和強大的氣場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如同地獄出來的修羅一樣,令人心驚膽戰。
極致的疼痛讓司伯感覺自己的聲音都像是幻覺一樣,「這個,老奴真的不太清楚,好……好像是和先帝之死有關係,老王妃知道一個叫陛下寢食難安的秘密。」
「上次對百里燼動手的,可是你?」
賀蘭龍月一直在想,如果事情真的像是司伯所說的,那百里燼來找司伯,應該是為父報仇的才對。
可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除了司伯傷了百里燼之外,百里燼卻沒在找上司伯,這說不過去。
司伯眼神微微一閃爍,終究還是道,「是我!他來找我了,我總歸要死,自然先下手為強,卻不想被……」
說到這裡,他滿臉恨意的盯着賀蘭龍月。
好像賀蘭龍月救了百里燼,就是多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一樣。
慕子瀟一下子被激怒了,沉沉道,「繼續上刑,凌遲處死!」
「不是,我什麼都交代了,你們怎麼……」司伯崩潰了,一陣瘋狂掙扎!
刑架上的鐵索傳來嘩啦的響聲,伴隨着他的慘叫聲,整個刑房像是地獄一樣。
賀蘭龍月臉色有些發白,並不是因為凌遲處死讓她恐懼,而是半年前那血腥的場面給她留下的心理陰影還不曾褪去。
慕子瀟緊握着她的手,發現她手上一片冰涼,瘮的人發慌。
閉了閉眼,他終究不忍心,輕聲道,「我們回去好不好?」
極致溫柔的嗓音從耳畔傳來,他彎腰抱起了她,徑直離開了地牢。
賀蘭龍月蜷縮在他懷中,身體在微微發抖,慕子瀟加快了腳步。
身後,凌清婉如墜地獄,想要離開卻挪不動腳步,扭頭驚恐欲絕的看向慕子瀟的背影,喊了一聲!
「王爺!」
她好想離開這裡!
她好害怕!
然而,慕子瀟卻一個眼神都沒有施捨給她,只留下一句冷冷的話,「讓她看着,直到行刑結束!」
「是!」
門口的光線亮起了一瞬,慕子瀟逆光的背影像是魔神一樣消失在大門口。
緊接着,大門砰一聲,被換上了!
地牢里潮濕陰暗,唯有司伯的慘叫聲和劊子手手上的刀子,滿牆滿架子的刑具,以及血腥的氣味!
血從司伯身上流下來,一點點從地面上蔓延了過來!
凌清婉瞪大眼睛,恐懼逐漸達到極致……
到了外面的太陽底下,賀蘭龍月才覺得稍微好受了一點點,她感覺嘴巴有點干,喉嚨像是冰封了一樣,啞啞的道,「我想喝點水。」
「好!」
慕子瀟一顆心都揪了起來,閃身只撲九闋閣,吩咐雲櫻,「熱水!」
雲櫻被嚇一跳,趕緊倒了一杯熱水遞上來。
慕子瀟抱着賀蘭龍月,一點點把水餵給她喝,溫熱的水流穿過喉嚨抵達胃部,賀蘭龍月這才感覺稍稍好了一點點,緩緩閉上了眼睛。
慕子瀟打量着她,心疼的顫抖。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