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落花替身
落花替身

落花替身李宗恪周媚魚宋明嫣

標籤: 何艷芳 凌曼嵐 落花替身 都市
凌曼嵐何艷芳是都市小說《落花替身》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李宗恪周媚魚宋明嫣」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養最新章節!「你聽說了嗎?沒想到呀,我之前還覺得那個公司不錯……」「看了看了,你也知道呀?」「鬧的這麼大,怕是沒人不知道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我也看走眼了。」……x市大街小巷飛速流傳着一個又一個的傳聞,但是沒有人知道消息最初是從哪裡傳出來的。傳言具體的內容就是:x市著名集團季氏參與洗錢,緊隨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5: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秦嶼這個時候也沒有時間去吐槽他們公司的管理漏洞,「這部電梯可能會停在哪些樓層?」
在監控室值班的工作人員本來怕怕的,聽到秦嶼這麼問,連忙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了。
秦嶼就一層一層的監控連着看,最後鎖定了三個地方。給姜承打了電話,告訴他另外兩個位置,秦嶼自己選了一個地方趕了過去。
心中雖然是有有些不敢相信對方居然真的敢這麼干,對秦嶼此刻還是十分不平靜。
對於秦嶼的話,姜承還是聽得。畢竟對於他們這些外派的人來說,秦嶼怎麼說也是老闆身邊的紅人。
尤其是這個紅人本身能力也很出眾,他們身邊的很多保鏢都是秦嶼訓練出來的,對秦嶼也很是敬佩。
秦嶼很快就上了季凌白失蹤的時候坐的那部電梯,僅僅是站在裏面,秦嶼的心思就已經轉了很多道。
一方面慶幸自己跟了過來,不然靠這邊的人恐怕沒法解決;一方面又疼很自己,即使跟了過來,也沒能避免事情的發生。
只是想了片刻,秦嶼就讓自己冷靜下來。在覺得最有可能的那一層下了電梯。
過道里空無一人,這樣的環境最利於犯罪。秦嶼試探性的打開了好幾個門,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正準備放棄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房間傳來奇怪的聲音。秦嶼走進仔細聽了一會兒。然後開門,發現這扇門居然被鎖住了。
沒有讓下面的人送來鑰匙,而是掏出自己準備好的工具,開始了試探。作為曾經的特種兵,秦嶼雖然不是萬能的,但這種普通的鎖還是沒什麼問題。
大概三兩分鐘,門就被他打開了。秦嶼小心的走了進去。
裏面和他想像中不太一樣,看起來就是一間普通的會議室,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只是,秦嶼忽略了一個問題。有時候,太過正常本身就是一種不正常。
終於找到了幾乎被自己忽略過去的呼吸聲,秦嶼湊到沙發旁邊,小聲的叫了季凌白的名字。
下面的人聽到秦嶼的聲音的聲音,也開始劇烈的掙扎了起來。
秦嶼眼神一暗,直接動手將那個人弄了出來。果然是季凌白。
季凌白很慶幸這個時候進來的人是秦嶼,如果是別人……之前的人在自己身上做了什麼,即使現在沒有發作,季凌白也有了猜測。
秦嶼的目光卻沒有在她身上,而是捂住了季凌白嘴巴,好像在仔細的傾聽着什麼。
「有人來了,你先去裏面躲着。」秦嶼湊在季凌白的耳邊說道。
季凌白點點頭,就輕手輕腳的走進了裏面的房間。而秦嶼則是趕緊將這個地方還原了一些,然後躲到了季凌白之前被困的地方。
「人我已經安置好了,就在沙發下面,你進去了弄出來就可以享受了。我在外面給你守着,有什麼事情叫我。」
「好。回頭重重有賞。」
而在沙發下面將這些話都聽進去了的秦嶼會給他們那個機會嗎?
從那個人打開門進來的一瞬間,秦嶼就做好了準備。
那個人還在心滿意足的掀開沙發墊子的時候,秦嶼一下子就將人控制住了。
在此道鑽研多年的秦嶼當然知道怎麼才能將動靜弄到最小,更何況,想到他們要做得事情,只是一點動靜的話,外面的人也不會進來。
果然和秦嶼想的一樣,儘管在將那個人弄進房間的時候,被那個人掙扎的踢了一下門框,然而並沒有引起門外人的重視。
門外的人的確是聽到了,但的確和秦嶼想的一樣,沒有想那麼多。
秦嶼將那個人拖到房間之後,就示意季凌白去將水龍頭打開,有了流水聲的干擾,外面的人更加聽不到什麼了。
秦嶼這個時候才將那人綁好,轉過身來詢問季凌白。
「你這是什麼情況?」
季凌白眼神一暗,「別說了,被黑了。這個人怎麼處理?」
秦嶼見季凌白不想說也沒有追問的意思,不過還是發現了季凌白的臉色有點不對。
「你的臉色不太對,發生了什麼?」
季凌白搖了搖頭,「他們好像給我注射了藥物。」說話的時候,季凌白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十分不適,如果不是知道現在的處境,季凌白知道自己絕對沒有辦法撐下去。
秦嶼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敢這麼做,直接將季凌白拉到了自己的身邊,準備仔細查看一番。
觸碰到對方的身體,季凌白就渾身一顫,恨不得整個身體都貼上去。
但是,季凌白知道自己不可以這麼做。理智和身體的不斷碰撞,讓季凌白不斷的留下汗水。
秦嶼身體一僵,季凌白現在的情況,甚至不用檢查,他都能知道那是什麼藥物。
拳頭在地板上狠狠的砸了一下,秦嶼痛恨自己沒有寸步不離的跟着季凌白。
季凌白拽着秦嶼的衣角,「回去。」
秦嶼早就不想停留在這個骯髒的地方了,聽到季凌白的話之後,直接給姜承他們打了電話,讓他們帶人過來。
「你是什麼人,這裡是私人領域,不可以進去。」
當門外傳來騷動的時候,秦嶼直接扯下一張床單,將季凌白包裹着抱了出去。
姜承顯然沒有想到看到的是這樣的情況,但毫不妨礙他們的腦補。
季凌白可一直是他們很尊敬的人,怎麼可以被人這麼對待?
秦嶼顯然沒有時間跟他們磨蹭,「我們先走。」
姜承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只能對着他們放狠話,「給我等着。」
一行人就這麼離開了,之前攔住他們不讓他們進的人臉色這才變了,快步走了進去,果然發現了被綁在床上的自己的僱主。
剛把繩子鬆開,就被打了一巴掌。
「你是怎麼辦事的,進來了那麼大一個人你都不知道?」
那人也很無奈,誰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
「那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我就不信他們能把這件事宣揚出去,再說了,我不是還什麼都沒做嗎?」
在他們眼中,華國人尤其是女人,將自己的貞潔看的特別嚴重,發生這種事情是肯定不會大肆宣揚的。
他們一開始就是準備拍些照片,再要挾季凌白買下這個項目的。雖然現在發生了一點偏差,但也沒有差到哪裡去。
再說另一邊,季凌白被秦嶼抱着上車了,車是姜承在前面開着的。
「季總怎麼樣了,沒事吧?」
「不好說。」秦嶼的臉色不太好看。
季凌白此刻的意識已經有一些昏昏沉沉,不清楚的時候就一直往秦嶼身上靠,清醒的時候又盡量遠離。
這樣一來,受折磨的不只是季凌白一個人。好在,秦嶼是一個經受過訓練的,也有一個經受的住考驗的。
但即使是這樣,秦嶼也需要極大的毅力來控制自己。
很快,他們就到了臨時居住的酒店,這裡是他們自己的產業,還算是比較放心的。
秦嶼直接將季凌白抱着去了季凌白的浴室,將季凌白放進了浴缸里,然後注入冷水。
冷水的刺激的確讓季凌白清醒了很多,但體內的炙熱卻是絲毫未減。
「醫生。」季凌白顫抖着吐出兩個字。
「我已經讓姜承派人去找了。」
季凌白艱難的點頭,將自己沉入水中。藉由冷水慰藉自己此時過於亢奮的神經。
醫生很快就來了,給季凌白檢查之後也沒有很好的辦法。
「她現在這個樣子,最好的方法還是將藥性散了。不然我也只能給你們出出主意,但還是只能緩和一下。」
將藥性散了,是怎麼做得,在場的都是成年人,自然也知道是什麼意思。
頭髮已經貼到了臉上的季凌白淡淡的看着醫生,「第二種方法。」
「我看你的樣子就猜到你的心上人應該不在身邊,這第二種嘛,就是現在你先這麼泡着,然後我給你一種葯,大概三四個小時你就可以出來了。」
「但是……」醫生的話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所有人都等着他的後續。
「短則十日,長則一月,今天的藥效將會放大數倍呈現在你的身上。」
聽到這裡,在場的人眼睛都紅了。季凌白是多麼能忍耐的人他們都是知道的。
但現在季凌白明顯是承受不住了,比這還強烈數倍,那……
「如果兩種都不選呢?」季凌白希望會有第三種結果。
醫生搖了搖頭,「只有這兩種,冷水只能暫時緩解你的情況。你自己的身體你才是最清楚的不是嗎?」
季凌白沉默,她的確知道。冷水的作用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好了。
「給我葯吧。」
「你可是想好了?」
「是的。」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沒有更好的選擇了。做出了這樣的選擇,季凌白在心裏給了自己一個狠狠的巴掌。
「記住這種感覺,絕對不能小看任何一個人。」
醫生將葯給了季凌白,就和其他人一起離開了。
季凌白喝完葯發現秦嶼還在這裡,「你怎麼還在這裡?」
「我已經失職一次了,不能再失職第二次。」
儘管沒有明說,但季凌白還是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
「我已經很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還要遭遇什麼。」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