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那年,流年
那年,流年

那年,流年18044485060

標籤: 其他 夏蕙 范寧 那年,流年
小說《那年,流年》,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范寧夏蕙,文章原創作者為「18044485060」,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說過,外婆年輕時是村子裏數一數二的悍婦,方圓十里沒人敢惹,將家裡人治的服服帖帖,現在看......嗯,評價真對!任慧卿見閨女又在走神,抬手在她背上狠拍道:「你現在不給我起床收拾,我打得你懷疑自己是別人生的!」聽到這話,寧苒趕緊起身下床,徑直往門口走去。門外的寧家老幺寧小寶見三姐出來,幸災樂禍道:「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6 09: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858章感覺不妙
雲錦依然起立「怎,怎麼了?」
董自強屁股挪了挪,挪到雲錦剛才的位置,又拍了拍他剛才坐的位置「你坐這兒。」
雲錦不明所以的又坐下。
董自強身形高大,剛好能幫雲錦擋着另一面暴露的陽光。
「唉,剛才就應該厚臉皮一點,直接讓黃經理帶我們一程。」董自強現在就是後悔,非常後悔。
雲錦笑容很淺「沒事,反正公交車總會來的。」
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很重要,千萬不能被這該死的灼熱日頭嚇彎了腰。
董自強垂頭喪氣「現在只能等了唄。」
兩人並排坐在公交站牌的最裏面,眼睛齊刷刷的盯着前面的柏油大路,蟬聲此起彼伏的叫着,明明兩人都沒說話,但硬是感到了一絲熙攘。
突然,董自強動了動,腳尖往前點了點「現在是大中午,路上肯定很熱,我們兩個玩個遊戲怎麼樣?」
雲錦沒說話,眼神透露着詢問。
「我們就比誰能脫鞋站在上面最長時間,怎麼樣,你敢不敢?」董自強倨傲的揚眉「不是我吹,我是我家最耐熱的那個,我以前經常在大中午赤腳跑步。」
雲錦動了動嘴「我不敢。」
董自強撇嘴「為什麼?你不覺得很有意思么?」
雲錦沒看出有意思在哪,她默默地移開視線,開始盯着站牌上面的鐵蓬。
董自強泄了氣「我就是說說而已,我還怕把你的腳燙壞呢!」
雲錦看了他一眼,用最認真的語氣抬了最真誠的杠「可你剛才不像是開玩笑。」
董自強「……」
你可以適時的不說話的,沒必要拆台。
心頭突然有點躥火,董自強扭了扭身體,沒好氣道「你就這麼不相信我?現在那地面上,打上一個雞蛋就能立馬熟,我肯定不會真讓你去。」
頂多會在雲錦脫完鞋後,逗逗她。
雲錦沉默片刻,小心翼翼問「你生氣了?」
董自強向來把心思寫在臉上,剛才說話的語氣還能證實一下。
董自強熄了火,悶悶道「沒有。」
雲錦判斷這是假話,她主動往董自強身邊靠了靠「一會兒我請你吃飯吧?」
來了來了,又是這個鍥而不捨的吃飯邀請。
「那你先跟我說,會有第三個人嗎?」董自強問。
雲錦認真的想了想,果斷搖頭「沒有。」
回頭再請翠翠吃飯好了。
董自強笑了「行啊,去哪裡吃?」
「你想吃什麼?」
「你是女生,應該是你想吃什麼。」董自強裝模作樣的裝紳士風度。
雲錦是請客謝董自強的,一切肯定是按照董自強的想法來,她堅持道「你說吃什麼,我就請什麼。」
夏天該吃什麼?
董自強第一選擇是火鍋,在夏天是火鍋,好刺激有沒有?
他覷了一眼雲錦,琢磨着口氣問「你帶的錢夠嗎?」
萬一錢不夠,到時候結賬多難堪啊,得先把金錢問題扼殺在搖籃里,也方便他選擇吃什麼。
雲錦拿出錢包,當著男人的面拿了一疊錢出來數「一二三四……一千塊。」數完後,超級認真的點頭「夠的。」
董自強抬眉「錢不外漏懂不懂?趕緊收起來。」
雲錦對這句話有些不解,朋友之間不計較這個吧?
她聽話收起錢包,再問「你想吃什麼?」
董自強這次沒猶豫,脫口而出「火鍋。」
他就喜歡吃火鍋,爽!
請客吃飯這事落定,雲錦鬆了一口氣,懸了半天的心才悠悠落下。
就生怕董自強不答應。
兩人等了快一個小時,才看見一輛綠皮公交車悠哉悠哉的駛過來,上面一個人都沒有。
上了車投了幣,兩人找好了位置坐下。
車裡開着空調,兩人一坐下就發出喟嘆,總算是走了。
董自強摸了摸臉,又看了看胳膊,轉頭一本正經問雲錦「我沒晒黑吧?」
他本來就不白,再黑就要命了。
雲錦認真幫他看,末了斬釘截鐵道「不黑。」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生怕我晒黑,晒黑就不帥了。」
雲錦比他白,顯然沒這方面的困擾,她說道「你黑了也很好看的。」
董自強撩着頭髮在一甩頭,得意的哼笑「那是,我本來就很好看。」
他是訓練館館草,這點毋庸置疑。
公交車不疾不徐的開着,車裡帶上司機總共就三個人,司機悠閑的哼着歌,聞言插嘴道「大小夥子怕黑,這可要不得啊!」
「師傅你不懂,像我這樣的帥哥還是要白一點才好,白一點才能着重突出我與眾不同無與倫比的帥氣,要是我變黑的話,就不是大帥哥了。」董自強揚聲說道。
司機師傅就是不懂他的帥氣,那就應該由他好好的普及一下。
像是聽到了有意思的話,司機大笑了兩聲,回頭看了他一眼「小夥子確實挺帥,不過別人不都說,黑一點壯一點才有男人味嗎?」
雲錦低聲笑了笑,瞟見董自強警告的目光,又欲蓋彌彰的正了正神色,假裝剛才笑的不是自己。
董自強跟男人味這三個字杠上了,索性坐的離司機師傅近一點,一本正經和他探討「師傅,現在這年頭,每個人都不一樣,或丑或帥,都是自己獨一無二的風格,不應該局限於一處,您覺得呢?」
師傅轉了方向盤,拐了一個彎,來往車輛逐漸多了起來。
「小夥子,那你覺得自己是什麼類型的帥氣?」
雲錦心頭一跳,感覺不妙。
下一秒,董自強就這這個問題展開了一段長篇敘述,三百六十度的誇讚自己的帥「我?不瞞你說啊師傅,我這帥氣是與生俱來的,我小時候是園草,長大了是校草,現在是館草,由此可見,我這種帥氣是屬於面面俱到集多種帥氣為一體的,我剛才說所有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我不一樣,他們有點我有,他們沒有的我也有,就像我這膚色,不白也不黑,完美融合在我身上,所以說啊,用哪種類型定義我的帥氣,是一件非常不可靠的事情……」
自戀起來就沒譜。
下一站到了,上來了幾位乘客,抱着自己的東西老老實實的摳着手機。
雲錦坐到董自強旁邊,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心翼翼的壓低聲音「司機師傅會不會生氣啊?」
董自強茫然「氣什麼?」
氣你的胡說八道和一本正經的忽悠。
雲錦沒敢說實話,胡亂搪塞了過去「我的意思是,萬一你剛才說的想法跟司機師傅的想法不一樣,他會不會生氣?」
「這也能生氣?」董自強睜大眼睛「這有什麼好生氣的,想法不一樣也不能阻礙我和司機師傅的友好交流。」
話音剛落,司機師傅一陣大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道路,小心的避開人流和車輛,他眼角彎了彎,目不斜視的給董自強豎了一個大拇指「小夥子說的很好,我覺得是真話。」
得了,您兩個還是繼續好好交流吧。
雲錦摸了摸鼻子,無語的閉嘴,她徹底的服了。
一個敢忽悠一個敢信,挺好的。
又不是什麼違法亂紀的事,真的挺好的。
不就是給了董自強繼續自戀的成長空間嘛,不就是多了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嘛,小事小事!
原本打算坐到有的士的地方就下去的,但有了董自強這波操作,雲錦跟着他停停走走在公交上磨蹭了一個多小時,才到了市中心。
臨走前,董自強和司機師傅依依不捨,破有種相見恨晚的架勢,雲錦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們加對方微信,好以後繼續討論帥學。
「走吧,吃火鍋。」董自強美滋滋的收起手機,忽略掉雲錦複雜了一路的眼神,摟着她去往有火鍋店的目的地。
雲錦掙脫開,離他站的遠遠的。
她不說話,但這個動作卻精準的向董自強傳達出了嫌棄的意思。
「小傢伙,人活躍了膽子也大了,敢嫌棄我?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掉頭回去,你自己吃去吧。」
雲錦請他吃飯的意思不難猜出來,就是因為他知道原因,才能用這事把雲錦拿捏的死死的。
雲錦一驚,趕忙道歉「對不起,我就是,就是……」
就是嫌棄,但不敢說。
好不容易讓董自強答應吃飯,別在給弄反悔了。
董自強一眼看穿她,鼓勵的拍拍手,慫恿雲錦繼續說「就是什麼?來,你把這句話說完。」
雲錦慫了,老老實實的低頭認錯「就是我錯了,對不起。」
女子漢能屈能伸,雖然她就沒伸開過。
董自強也不逼她了,警告的豎了跟手指頭「這是第一次你嫌我,我給你記着呢,再有第二次,絕交吧!」
雲錦慫慫的猛點頭,非常懊惱自己那個明顯嫌棄的動作。
當時肯定腦子抽風了。
董自強推薦的火鍋店,陳年店鋪,店主是個上了年歲的七旬老人,見到董自強笑的眼睛都看不見,拉着他的手到了一間包廂里「終於來看我這個老頭子了,你怎麼不等我死了才過來呢?」
雲錦不認識不敢搭話,找了個位置隨便一坐,老實的當自己的背景板。
「哎呦陳爺爺,我這不是來了嘛,還帶了一個人,沒事少咒自己啊,不然我以後就不來了。」語罷,董自強佯裝動怒,臉沉得能滴水。
陳老爺子樂呵呵的攏了攏鬍鬚,視線轉移到雲錦身上「這女娃娃長得好看,你小子終於開竅了哈!」
雲錦錯愕了一瞬,隨即臉色爆紅,她慌亂的搖頭解釋「不,不是!這,這樣的,我,我,他……」
緊張的話不利索。
董自強表情綳的更緊了「陳爺爺,您嚇着她了。」
「女娃娃,你別急,慢慢說,來,先喝杯水。」陳老爺子親自給雲錦倒水,宛如一個慈祥的老爺爺。
嗯,當然,慈祥啥的?只有董自強知道這老爺子皮子底下有多黑。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