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阮白和慕少凌免費閱讀
阮白和慕少凌免費閱讀

阮白和慕少凌免費閱讀最新完整大結局

標籤: 都市 阮白 阮白和慕少凌免費閱讀 阮美美
《阮白和慕少凌免費閱讀》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阮白阮美美是作者「最新完整大結局」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得她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了,但是,很難以啟齒提出次數的要求……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條考究的黑色西褲,上身一件白色襯衫,進了別墅,便直接來到阮白住着的卧室。她不敢說話,呼吸都很輕!屋子裡空氣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恐怕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音!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裝外套,左手抬起,深邃視線注視着眼睛上綁了厚布的她,...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2: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慕少凌無奈嘆息一聲,看來從老宅那邊暫時調一個保姆過來是有必要。
念穆見他沒有動作,便悶着聲音道「湯要是涼了就不好喝了。」
「手給我。」慕少凌伸出大掌,示意她把手放在自己的掌心裏。
念穆故意把左手遞給他。
慕少凌也不惱,拾起她的右手,親了親手背,又伸出另外一隻手,「把右手也給我。」
念穆臉色緋紅,一邊把手搭在他的手心中,一邊解釋道「我沒事。」
慕少凌仔細檢查了一下,沒有滲血,他輕輕低頭,冰涼的吻親在紗布上。
念穆的手指微微蜷縮,臉上的紅暈散發開。
他這樣愛憐的動作,撩撥着她的心。
紗布摩擦着慕少凌的嘴唇,慕少凌悠悠發出一聲嘆息,「還是要注意點,明天老宅那邊的保姆會過來,你不用給孩子準備早餐,保姆會準備。」
「嗯……」念穆本想說,不用調派保姆過來,因為吳姨連包子都給包好了,她到時候放在鍋上蒸一下就能吃。
但轉念之間,她想到慕少凌的決定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只能答應。
念穆輕輕抽出自己的手,「你先吃飯,我也要下樓吃飯去。」
「嗯,其他事情讓吳姨來做。」慕少凌叮囑道,決不允許念穆再碰其他事情一下。
她「嗯」了一聲,自然聽得出這句溫情的關心背後,是什麼意思。
要是她再繼續自作主張,去做家務事,他便要訓斥吳姨。
「我先下樓。」念穆說道。
慕少凌也不願意這麼順的放她下樓,但也捨不得讓念穆餓着。
念穆離開卧室後,紅着臉下樓。
三個孩子坐在沙發上看着動畫片,見她下樓,便圍了上來。
軟軟關心道「姐姐,你手沒受傷吧?」
「沒有,好着呢。」念穆把右手遞給他們看,「看,沒有滲血,紗布還是白白的。」
「姐姐,那你快吃飯吧。」軟軟心想,她在醫院待了一整天,肯定餓了。
「好。」念穆說著,走進飯廳。
湛湛跟在她的身後,酷酷的小臉上有着淡淡的關心,「姐姐,我喂你吧?」
雖然說這些事情不是他這種小小男子漢該做的,但是他這是關心媽媽的表現,所以應該做的。
念穆有些意外,隨即看見湛湛的關心,她笑着搖頭道「不用了,你快去看動畫片,我用勺子吃飯就好。」
「姐姐……」湛湛還是不放心,一直用右手的人,怎麼會習慣用左手?
他學校里有個同學是左撇子,曾經老師還試圖讓他用右手寫字,但是他堅持用左手。
因為左手寫出的字比右手寫出來的要順暢。
也有些調皮的同學跟着這個同學學用左手寫字,但寫出來的字,都像「鬼畫符」,難看的很,所以他知道,自己的常用手做事才是最利索的。
「沒事,勺子左手也很好操作。」念穆說著,走進廚房,拿了一個乾淨的勺子出來。
知道湛湛這是在關心自己,但是她也不太好讓孩子來給自己喂飯。
她坐在飯桌旁邊,給湛湛演示了一下自己的左手用勺子吃飯毫無壓力。
湛湛坐在一旁,見她分別用勺子喝了湯,吃了飯,還把菜跟肉往嘴裏放,才知道她沒有逞強。
她的左手一樣很利索。
「你看,一點困難都沒有,不用擔心,快去看動畫片吧。」念穆說道,她在恐怖島接受過相關的訓練,左手也比其他人要靈活些。
所以用勺子吃飯,根本沒問題。
別說勺子,她覺得自己用筷子也沒有問題。
但之所以用右手去擋刀,是因為她要捏的位置靠左邊,所以只能用左手去捏,右手擋刀。
湛湛點了點頭,知道坐在這裡看着她吃飯不禮貌,於是離開飯廳回到客廳,跟弟弟妹妹一同看動畫片。
樓上。
慕少凌在處理工作,警察局打來電話。
「什麼事?」慕少凌看了一眼來電信息,是警察局局長。
「慕總,請問念女士在嗎?」警察局長問道,他知道念穆跟慕少凌的關係不一般,所以在找念穆之前,先給慕少凌打電話。
「有事?」慕少凌沒打算讓警察局長麻煩念穆。
「嗯,今天抓回來的囚犯,一直喊着肚子疼,我們的警察檢查了一下,他的肚子沒有傷口,但是他說曾經念女士捏了他一下,所以一直在疼,我就想問一下念女士這是怎麼回事?」警察局長問道。
聽他提及肚子疼,慕少凌便知道怎麼回事。
念穆定然是在掙脫的時候捏了那個男人的穴位。
他在俄國見識過那個。
能讓人在瞬間無力,然後後面就會發作,沒有任何傷口跟內傷,卻是痛不欲生。
「你問念女士做什麼?她手無縛雞之力,甚至被挾持的時候連武器也沒有,你該審審那個人,為什麼要裝疼痛。」慕少凌知道念穆是怎麼對待那個挾持她的人,但沒打算說出來。
反正不會死人,只要及時給止痛藥,到最後疼痛會加重,再到減輕,整個人像是在疼痛地獄走了一遭,但最後卻又毫髮無損。
「好吧!」警察局長本來想說,那個人疼痛也不像是裝的……
要真是裝的,給對方頒個奧斯卡獎也不過分,畢竟那齜牙咧嘴臉部扭曲的,不是普通疼痛能做出這樣表情來的。
但是慕少凌說的話也有道理。
念穆不過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是用手擋刀逃脫的,怎麼可能傷害男人?
「還有事嗎?」慕少凌的語氣很不好。
「沒有了,抱歉。」警察局長為聽了疑犯的話懷疑念穆而道歉,他是不該懷疑念穆,畢竟她才是受害者。
就算念穆給疑犯捅上一刀,也算是自衛,根本不能說犯了法。
「他要是疼,就送去醫院,讓醫生好好檢查,有沒有內傷,免得再打擾念穆。」慕少凌提醒道。
他見過被念穆這個手法折磨的人,要是沒有止痛藥,加上沒有十分的定力,說不定很難熬過去。
「您說的對,慕總,不打擾您忙,再見。」警察局長掛掉電話。
他緩緩舒出一口氣。
即使隔着個電話,他也能感受到慕少凌強大的氣場。
這種氣壓,真讓他難以繼續詢問。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