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海彤

標籤: 仙俠 李小霜 沈浪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
小說《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是作者「海彤」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沈浪李小霜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相親當天,海彤就閃婚了陌生人。本以為婚後應該過着相敬如賓且平凡的生活沒想到閃婚老公竟是個粘人的牛皮糖。最讓她驚訝的是,每次她面臨困境,他一出面,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等到她追問時,他總是說運氣好,直到有一天,她看了莞城千億首富因為寵妻而出名的採訪,驚訝地發現千億首富竟然和她老公長得一模一樣,他寵妻...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2: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而真正掌握了氣凝域手的森林之力之強,也就沒有什麼大圓滿進入聖地之上的存在。
別說是他們,就算他們是這個兇猛匪幫的大頭目,也只是進了聖地小全功夫,距離『進了聖地大全』就有一片森林不遠了。
即使是大腦袋,面對偉大完美的強者進入聖地,也要安插『孫子』。
而他們,卻追殺進聖地大完美強?
在面對鄧萊三和兩位老人相繼的大變身的同時,萬劍在虛空中也彷彿是一顆流星,划過長空。
每一把劍芒,奪去一個兇猛土匪的生命。
這些兇猛的土匪,剛闖進聖地就是天,在林峰的『萬劍場』,簡直就是魚的砧板。
剎那間,除了鄧老三和野獸在他腳下,還有兩個老人在他身後,其他土匪都被刀刺透了心臟,身體像雨點一樣掉了下來,掉進了泥塘里。
這時,鄧老三才反應過來。
「大人,是我鄧老三瞎了眼才看到泰山的!」是我鄧老三瞎了眼才看到泰山的!」
反應過來後,鄧老三的臉變得慘白,也左右開弓,『啪啪啪』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打在自己臉上,主動把自己打成豬頭。
現在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
是希望在他之前的那個壯漢能饒他一命。
在對方面前,他無法抗拒任何內心的誘惑,因為他知道抗拒是沒有用的。
當然,在他內心深處,他充滿了抱怨……林峰抱怨廳里有一個大進聖地完成武功的人,竟然扮演了一個吃老虎的豬的角色,故意只在他們面前表現出「進聖地早」的速度。
那不是在挖洞讓他們跳嗎?
如果林峰剛走,秀大補完進出聖地的速度,他們絕對放屁不敢放一個,更說是去追。
當然,即使我想,我也趕不上。
「閣下請原諒!
「閣下請原諒!
而鄧老三身後的兩位老人,則直接跪在空中,低頭向林鳳求饒,聲音顫抖起來,嚇得魂不守舍。
他們此刻的心態,和鄧老三是一樣的。
即使是鄧老三腳下的野獸,雖然沒有智慧,但也能本能地覺察到可怕的林鳳,開始坐立不安。
「如果我真的只是一個在聖地早期的武術家,而不願意放棄出納……我還有活着的意義嗎?」
面對三人的求饒,林鳳問道。
其實即使不去問,林峰也能得到答案。
就這樣,不等三人開口鄧老,林鳳一想,劍芒在萬劍的田野里再一次咆哮出來,將鄧老三人與野獸的所有數量勒死,沒留下一個活着的人。
離開三家村時,他意識到鄧老三和他的同夥並不是來村裡屠殺的,他也沒有參與的打算。
崔家村交的『保護費』,卻是他們的生存法則。
林峰不想毀掉它。
然而,他並不想插手,鄧老三等人便將他的想法藏了起來。
在那一刻,他根本不想握着他的手。
然而,為了不連累崔家寨,他還是故意帶領鄧老三等人離開崔家寨,來到這裡後下手。
「萬劍域,也越來越熟練。」
在林峰的控制下,以他為中心半徑100米,已經成了劍海。
所有的劍都飛了起來,場面十分壯觀。
最後,將一群兇猛的土匪的戒指收集起來後,林峰也讓萬劍聚攏過來,在他的腳下變成了一把「飛刀」,拉着他以更快的速度向東北進發,前往遙遠的富豐國。
林峰繼續趕路時,在離三家村不遠的一片山巒中,也傳來了一聲哀嚎。
「第三個!
一個胖胖的白髮老人望着破碎的靈魂之珠,眼睛紅紅的。
冷空氣在他身上擴散開來。
「發生了什麼事,哥哥?」
不一會兒,一個打扮成抄寫員的中年男子出現了。
當他看到那顆破碎的靈魂之珠時,不由地泛起了顏色,「這……這是老三的靈魂珠嗎?」
「不管是誰,我一定要找到他,為他報仇!」
老人的眼睛紅紅的,聲音又苦又冷。
「我會調查的。」
中年抄寫員的臉也很醜,三個兄弟,雖然他們不是兄弟,但他們的感情卻比兄弟多。
林峰因為沒有故意破壞屍體,所以土匪幫很快找到了胡老三等人的屍體,並把這些屍體帶回了窩裡。
「大哥,我問過幾個村子裏的人,老三死的地方……據《時代周刊》報道,事故發生時,老三正在追趕一名年輕男子。
這個中年的法律老師,不僅是黑幫的兩個頭目,也是黑幫的「軍師」和「智囊」,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事情。
「資本?
聽了中年文士的話,老人咬牙切齒地說:「那麼,我要讓他死在京城!」
「你的意思是……首都?」
中年抄寫員皺起了眉頭。「哥哥,從哥哥的傷口裡,幾十個人同時死去……那個年輕人的真正力量不在你的控制之下!此外,我還觀察了那老人的三具屍體的情況,沒有發現其他的痕迹,我猜想他已經完成了他的使命,他是神聖王國的最偉大的成就!」
「為了第三個哥哥,我必須到首都去!我離開的時候,殿下答應過我,只要在他的權力範圍內,我一定向他請求幫助,他也不會拒絕……不要說他在聖地是完美的,但如果他在普通聖地是強大的,殿下將死在他的命令!」
老人的眼睛是紅色的,他看起來好像失去了理智。「第二,回到三家村,讓他們描述這個人,並畫一張他的畫……畫像一出來,我就去京城!」
「大哥,我感謝老三。」
那個中年的抄寫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鞠了個躬向老人道謝。在阜豐國,所謂「殿下」,無疑是阜豐國君的兒子。
而富豐國,作為「六水之國」,裏面的故事也很強大,遠遙如月遙等,七水之門可以比擬。
岳耀宗認為,聖地里的強者只是少數,而且是聖地里最弱的那種強者。
而在富豐這樣一個皇族的前六股勢力中,強者說少了也有幾十人,強者是不缺力量的。
土匪沒有毀掉屍體,也因為林鳳覺得沒必要。
在林峰的眼中,那群兇猛的土匪,就是來自八股勢力的兇猛土匪幫。
只有八股洪流的力量,不在他的眼裡。
所以他沒有費心去毀掉屍體。
然而,林峰卻是怎麼也想不到的,就是這樣一個八股勢力兇猛的土匪團伙「大當家的」,竟然會和皇族六股勢力的神聖王國皇族一樣的伏峰。
如果他早想到這一點,他就什麼也救不了。
我們在生活中或多或少都會犯錯誤。
而林峰,在不經意間就是犯了一個粗心的錯誤。
當然,林峰現在不知道了。他還在去阜豐的路上。
「以我的速度,我明天就能到達阜豐的首都了。」
腳上劍的林峰要走,在秘密的路上。
而幾乎與此同時,被林峰所殺的那群兇猛的土匪也在那群兇猛的土匪的巢穴里,作為「大頭」的老人也得到了林峰的畫像,準備前往富豐國。
如果林峰看到這幅畫,他會很驚訝,因為它和他的畫很相似。
那些看過這幅畫像的人,如果再見到他,會第一眼就認出他來。
「哥哥,四爺對你承諾的承諾,是你用一生最多的生命換來的……你真的想用它來對付第三個哥哥嗎?」
幾天的時間,作為「雙頭」的中年抄寫員平靜了很多,在老人出發前,不禁問道。
「第二,別這麼說。我不想聽。」
老人平靜地說。
「哥哥,老三彈簧下知道,如果知道你這樣做,肯定會很高興的。」
中年抄寫員說。
「如果我快樂呢?」死亡就像一盞燈……沒有更多的。我必須走了。」
老人剛說完這句話,他就走了。
望着老者遠去的背影,直到老者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中年抄寫員才回過神來,喃喃地說:「老弟,如果此時死去的人是我……你會把殿下對你許下的諾言用完嗎?」
想到這裡,中年文士的眼睛也變得有些恍惚。
風之國,首都。
儘管林峰已經見識過漢江九盟城的壯美,但他仍然對富豐國的首都感到震驚。
原來,對他來說,與漢江之城相比,雲霄路上最大的城市就像一個「小村莊」。
來到富豐國的首都後,林峰進一步懂得了「閃光有山高」的含義……與阜豐之都相比,漢河就像一個鄉村小鎮,與它的外觀和面積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到了富豐的都城,林峰也很低調,一路走進來。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不是低調,因為他是接近阜豐的國家的首都,他發現這個國家阜豐的國家有相同的「禁止空氣形成」,禁止空氣形成給他的感覺和非常相似,但是範圍更廣泛,布局也更困難。
來到了富豐的京城,林峰第一次發現了一家餐館,走了進去。
無論是在雲端,還是在道武的聖地,最熱鬧、最靈通的,無疑是『餐廳』。
他來到富豐都城不是盲目的,而是有目的的。
首先,他想看看白利紅是否帶着鳳無路等人來到了鳳國。
其次,他想看看自己能否在阜豐找到金奈的背景。
「金奈也是,她沒有告訴我她背後的力量……我現在就想找到她,但我不知道從哪裡開始。」
林馮嘆了口氣。
金奈留給他的只有一堆五四塊石頭,她的名字叫韓。
林峰問韓晨奈在部隊里,沒有找到什麼『靠山』,雖然他也隱約意識到金奈背後的部隊並不簡單。
他的目的是找到他的未婚妻「李飛」。
「初步估計表明,欽奈背後的力量是第五梯隊……可能是個五流家庭。」
綜合過去所知道的一切,林峰暗自猜測,「韓家,韓家……這一次,當我來到阜豐的時候,我關注的就是這個。」
隨着時間的流逝,林峰點的菜和酒也來了。
與此同時,有越來越多的人在餐廳。
人多的時候,是熱鬧的。
這時,林峰也聽到了很多『閑話』,但說的是一個家庭在農村的發展出了一條富裕富裕的新聞。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林峰也暗自害怕。
因為他聽了周圍客人的酒話,就連富豐都城的一些人家也像七川勢力一樣強大。
這些家族中,或多或少有幾個在聖地很強大。
「這富豐國在一戶人家,就有不亞於月堯宗的力量。」
這時,林峰也發現自己的視力有了提高。
在過去,他呆在九個聯盟地區,在岳陽氏族中,岳陽氏族不是最強的,但它可以排名。
但一到富豐國都,他才意識到,葯家鑫把這裡放了,什麼都沒有。
在他現在聽說的家族中,有三個家族的勢力不亞於月亮。
而在富豐地區,除了首都之外,也明顯有很多六股勢力……這樣的對比,林峰突然覺得九盟的區域格局還太小,但也越來越覺得自己在這裡的選擇是正確的選擇。
「你聽到了嗎?作為斯圖爾特家的年輕人,最近的情況越來越糟了……我被告知我撐不過這個月了。」
突然,林峰旁邊的桌子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是另一位中年男子對桌子說的,他試圖壓低自己的聲音,似乎害怕被人聽見。
如果林峰沒有打通耳朵之間的『聖脈』,即使有一個完整的身體進入聖地的偉大完美的修復,恐怕也是聽不到他的聲音的。
但現在,林峰是聽清楚了。
「釘嗎?
林峰的心被感動了,只是聽着其他酒客的談話,他也了解了一家人是什麼樣的一家人。
如果你的家庭,在阜豐的國家的首都,也是一個大家庭排名,和皇室阜豐的國家有着各種各樣的聯繫,據說耶和華的姐姐如果你的家庭,或國家的皇帝阜豐是一個貴妃,貴妃仍然愛。
「年輕的主人斯圖亞特?就是那個在森林裏散布謠言的人嗎?」
另一個中年男子低聲問道。
「是的,就是他。」
前者點點頭。「嗯,他也很不幸。陛下剛剛給了他一件上面有四顆星星的聖器,他很快就墮落了……據我所知,他沒有得到皇帝陛下的祝福和賞賜。」
「這是一件邪惡的事情……有那麼多皇家醫生都不知道他出了什麼事。」
說後者。
「據說皇家醫生已經檢查了他的身體,確定他的身體是正常的,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前說。
「這一定是對他的懲罰……不過我聽說那位年輕的先生是個很不錯的人,不像一般的舵手。他怎麼能受上天的懲罰呢?」
「俗話說,好人活不長,但會被殺一千年。」。
「真遺憾。」
「我聽說斯圖亞特在森林時代就懸賞了……只要有人能治好小主人的病,我們不僅能得到四星的標誌,還能得到四星的金標。」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退出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