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司年林水嫿

標籤: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 張彥明 李珍檬 都市
主角是李珍檬張彥明的精選都市小說《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小說作者是「司年林水嫿」,書中精彩內容是:公司上下都知道,喬心更是大張旗鼓的給他送愛心便當,司年也有意思,為了噁心我就真的將喬心安排進公司,做我的助理。不過沒多久她就回家去了,司年開始跟我離婚。我沒再去過公司,很少有人會叫我林總了,面前的青年是唯一一個。我翻開協議書在最後一夜上簽字,「林總,可以再看一看的。」「不用了,沒什麼好看的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9: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李珍檬有時候會想,半年前的那一天,
如果自己沒有和周楠楠去看電影,
沒有在回家前又去了一趟超市,沒有在看到那個形跡可疑的年輕人站在存包櫃前的時候,
上去多管那個閑事——是不是自己就會錯過許多……以前的自己根本無從想像的發展?
她不會在趕着去抄作業的上學途中被半路叫住,
當然也不會讓新來的代課老師幫自己做試卷,
更不會因此成了殺給猴看的雞,
當著全班的面被要求抄一百遍課文。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不會因此在班級群里說第一句話,不會因為在班級群里說話而掉馬,不會因為掉馬而和這些人逐漸熟識,然後漸漸發現他們並不是自己以為的那個樣子。
就算轉學生如期而來,
她大概也不會和他有太多交流——畢竟她不知道有本書叫《響劍傳》,
即便知道,
那也不過是爸爸書房裡一本破破爛爛的舊書,不會給自己留下什麼印象。
以李珍檬所能想到猜到的,如果那個劍修沒有來——如果那天自己沒有上前說那句話,她多半真的會變成在另一個未來中見到的樣子。
幸虧管了這個閑事,
李珍檬想。
雖然這半年過得未免太過熱鬧,
甚至有些雞飛狗跳——但她一點都不後悔。
幸虧管了這個閑事……幸虧認識了這位老師。
幸虧他來了,
這一刻的自己才沒有被抹消。
「——林老師他是個劍修,」李珍檬提高嗓子,
對面前的同學說,
「他生活的時代在距今不知道幾千年前,
他在門派里是受人愛戴的大師兄……非常努力,
非常出色,也很照顧師弟師妹。」
教室里沒人說話,大家都看着她。
「他是那一代弟子中第一個結丹成功的,本來可能會接任掌門——掌門還把佩劍傳給了他,但是……」李珍檬被看得有些緊張了,從脖子到臉緩慢地紅起,她吸一口氣,繼續往下說,「但是因為一個意外,他穿越到我們這裡來了。」
教室里非常安靜。李珍檬原本做好了被嘲被笑,甚至被抬杠的準備,結果沒想到他們竟然默默地聽,連個打岔的都沒有。
——陳俊文舉手了。
李珍檬稍微一愣,然後點點頭。
於是陳俊文「唰」地站起。
「我知道,可能有些同學根本不會相信,畢竟這件事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是我可以證明,李珍檬說的都是真的!」陳俊文說,「林老師也這麼對我說過!之前我一到考試就緊張,他就安慰我說……說他是穿越來的劍修!以前每次下山降妖之前也會緊張,但是越是緊張,越要努力戰鬥——只要一鼓作氣把敵人打敗,就沒必要緊張害怕了!」
……啊?
「怎麼你也知道?」蔣子迪突然開口,「我還以為就我知道!他說他剛入師門的時候也被當成刺兒頭,什麼壞事都算到他頭上——最後他還不是成了大師兄!」
「……原來你們都知道?阿林還讓我不要說出去……」唐卿卿說,「他跟我講他以前捉妖被人搶了功勞,他就又下山捉了一隻來,放在那人院子里讓他再示範一次——他說懷璧其罪都是屁,賊骨頭自己才會說這種話!」
……等等??
「大家都知道了……?」李珍檬感覺自己反倒成了那個不信的。
「知道了。」
「大概他來了之後一個月的時候吧?那時候知道了。」
「我覺得好厲害啊,偏偏不能跟朋友吹牛,憋死我了!」
「他跟我說別覺得一門科目現在不感興趣就不想學了,說不定過段時間就突然愛上了呢?他說自己一開始嫌劍修好土哦,原來還想做魅修的!」
「……不愧是阿林!」
「什麼呀,原來林老師自己都告訴你們了呀?」蔣雨辰說,「當初他來醫院看我的時候,還說得神神秘秘的——結果我可能是全班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李珍檬瞪大眼睛轉向段響劍,對方也正在詫異中——然後轉頭看她,攤手,聳肩。
……好吧,看來不管半年前的自己有沒有叫他,將來該知道的時候還是會知道的。
「林老師也真是的,」班長說,「早說大家都知道了嘛……我還替他瞞着,」說著他揚起小圓臉朝李珍檬一望,「李珍檬你剛才想說什麼?」
……對,差點忘了。李珍檬趕緊撿起這個話題來。
「我說這些的意思是……我們都很喜歡林老師。雖然他有時候比較……比較那個,」李珍檬說,「但他確實讓這個班級比最初的時候……變得不一樣了。」
「不說別的,如果不是林老師,我們現在的考試成績怕是還被別的班按在地上錘,」李珍檬說,「班級綜合成績年段前十,當初誰敢想?我看這裡很多人連前十的班都沒待過吧!」
其他四十幾個人一起拖長音調「嗯」了一聲,點頭。
「……上個月期中考,我竟然全及格了……還有兩門考了80多……」一個男生小聲說。
「大家都進步了都變好了——但這只是對我們自己來說,」李珍檬說,「對於林老師……他在來這裡之後,過去那麼多年的努力和積累,等於全都白費了。」
教室里稍微靜了一些,有女生輕輕說了句「對哦……」。
他們想必和李珍檬一樣,都是第一次在小說電影電視劇之外,親身接觸到所謂的「穿越」案例——每個穿越者都有自己完整的人生,他們並不是從在另一個世界睜眼那一刻起出生的。
接受一個新身份的同時,勢必要失去過去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這幾個字背後的經歷,遠比一頁小說要厚重。
安靜的教室里漸漸又響起議論聲。
「還有一件事,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也從林老師那裡聽說了,」李珍檬說,「關於……關於林老師之所以會穿越到這裡的原因。」
既然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林落焰的身份,交代起來龍去脈來,也就沒那麼麻煩了;李珍檬略去「掌門」「師弟」和「劍靈」的部分,把事情經過簡單地講了一遍。
以及她在另一條因果鏈上看到的東西。
「你的意思是,如果阿林不回去,我們就可以照目前的軌跡發展下去,但是隨時有可能被那種妖怪攻擊……而且阿林也會失去他原來的人生,」陳俊文說,「如果他回去了,妖怪會消失,他會成為掌門……但我們可能就會變得和別人印象中的垃圾班一樣了?」
李珍檬點點頭「我看到的那個片段里,你可臭屁了,高高在上,盛氣凌人。」
「……哦,那肯定不是我。」
「班上剩下的人也都差不多,」李珍檬說,「每天都在渾渾噩噩地混日子,同學之間也互相看不起……不團結,不和睦,也不參加什麼活動,班長在群里說話,誰也不會應。」
「啊……那可不行!」班長馬上叫了出來。
「如果阿林回去了,我們可能就會變成這個樣子,」李珍檬說,「雖然也不一定……但很大幾率會。」
剛開學的時候,她對班上同學的看法,確實有些……
「我說這些話的用意,就是想先告訴大家一聲……」李珍檬說,「雖然走不走是阿林一個人的事,但我們現在還是他的學生,會受到他選擇的影響——我們也是當事人。」
「你是想讓我們選,該不該讓林老師回去?」旁邊的蔣雨辰說。
李珍檬想了想,搖搖頭,又點點頭「我就是想——」
「這還用問?」蔣子迪突然提了嗓子說,「讓他回去啊!」
他的語氣過於堅決果斷理所當然,讓李珍檬實在有點意外。
「難過肯定會難過,但如果林老師因為這個原因,過去的心血全部付諸東流……我也不好受。」蔣雨辰說。
「而且你看到我們沒出息的樣子,只是一種可能吧,」蕭雲說,「萬一他回去之後,情況改變,我們又出息了,更出息了呢?」
「而且林老師就算留下了,也只能再教我們幾個月,」陳俊文說,「萬一到時候換了新的班級,大家又開始自甘墮落……那還不是一樣?」
「對呀,自己的事還是得靠自己爭取嘛!」
「就算隊友打下了個好開局,自己太水的話,也是要中道崩殂的……」
「仔細想想,如果從頭來一遍,我可能還真的不想搭理你們這群蠢貨……」唐卿卿說,「不過你們可以來理我啊!我心很軟的,多理理我!」
「我也是!如果大家真的變得不認識了,一定要來和我說話!」
「一定要在群里講話,還要回我信息!」班長紅着小圓臉說,「還有,把ID改成名字和學號!」
李珍檬站在教室里,看着大家紛紛開始制訂各種重生計劃——除了「一定要理我」之外,還包括「期中考前一定要把課後第三大題做了,試卷上一模一樣啊!」「英語也不難,要是從第一學期就開始背單詞,一定能比現在更好!」「如果又看到我上課玩遊戲,求求你們一定要來打醒我!」等等什麼都有的內容。
……因果線恢復之後,現狀會按照沒有林落焰的情況往下走,也就是說——大家可能壓根就不會記得這些事。
雖然有點傻……不過傻就傻吧,李珍檬想,也挺開心的。
她看到段響劍也在笑,捂了嘴轉過頭偷偷笑。
「好的!到時候我一定記得,一個個找你們說話!」她也咧嘴大笑,「不過你們可別因為我是體育生就不理我!」
早自習的討論結果是,大家一致決定,不管因果線恢復之後,是不是還能記得這些事——總之先把自己的「重生計劃」寫在一張紙上,簽上名字,然後統一放到一個盒子里。
「寫上學校的地址,把盒子寄出去,逛一圈,再以密封包裹的狀態回來——到時候我們肯定已經忘了,這時候再打開,給自己一個驚喜,怎麼樣?」
「萬一半路丟件了呢?」
「……那就埋在絳陽山上吧!再留下線索,到時候去挖出來!」
「哇!那不是像尋寶一樣!」
然後早自習的下課鈴響起了,班長收齊了大家的「重來一次好好做人計劃」,放進了蔣雨辰的餅乾盒。
走廊上,傳來別的班級的同學追跑打鬧的聲音,18班的教室里倒是漸漸靜了下來。
「如果阿林真的走了……我一定會想他。」唐卿卿說。
「到時候也可能不記得他了吧?」
「說不定他其實又來了,又在我們身邊做了老師,只是我們都忘了!」
李珍檬想了想……還真是有可能。其他人好像也接受了這樣的假設,又「嘻嘻哈哈」地走出教室去活動了。
口袋裡的手機震了一下,她低頭一看,[劍在匣中]。
劍在匣中[摳鼻]
元氣小檸檬[摳鼻]
劍在匣中比我以為的要厲害
元氣小檸檬啊?
劍在匣中我是說林落焰引起的因果變化
劍在匣中大家竟然都已經知道了,可能他們在各自的因果線里,都和他經歷了一些事,都各自有不同的冒險
劍在匣中你這條線只是故事之一
劍在匣中班上四十幾個人,都是不同因果線的主角
元氣小檸檬真的嗎……
劍在匣中反正我是這麼覺得的
劍在匣中畢竟他的運氣一直都很好……也一直都能影響身邊的人
元氣小檸檬[小糾結][小糾結]
元氣小檸檬要是林老師回去了,那你還會在嗎
劍在匣中……
劍在匣中我不知道
……也是,李珍檬扁扁嘴,放下手機。
說起來,當初他好像也沒說過,為什麼自己會魂穿?
然後預備鈴響,上課鈴響,第一節語文課開始了。
林落焰來得比以往稍微晚了一些。鈴聲響完過了1分鐘,他才夾着課本走進教室。
身上穿的還是學校發的西裝制服,領口上端正地別著校徽,他寒假時被晒黑的膚色已經漸漸恢復了,頭髮也稍微長長了一些——比蘇記者用粉絲濾鏡拍的充滿欺騙性的美照……還更好看了點。
稍微更好看了點。
林落焰走到講台上,放下課本,沒有急着拿粉筆寫字。
「今天上課前有些事想和大家說,」他望着台下開口道,「關於……下階段的教學安排。」
教室里四十六個人坐得端端正正,一齊抬頭看他,彷彿一大叢迎着太陽的向日葵。
「其實當初我會來這裡,是陰差陽錯,」林落焰說,「也幸虧學校對這個班的要求不嚴,所以沒有在意我的身份。」
「……我們都知道了。」班長小聲說了一句。
林落焰微微一愣,然後揚眉笑了。
「都知道了呀?」
「都知道了!」向日葵們一起回答道。
「……也好,」林落焰撓撓頭,「那……我長話短說吧。」
向日葵們一起「嗯」了。
「我要走了。」林落焰說。
向日葵們不做聲,過了一會兒,有女生小聲開口「林老師加油。」
然後各處都冒出了細小的聲音,越來越響,好像春天從泥縫裡鑽出的小芽。
「加油啊!」「我們也會好好乾的!」「林老師牛逼!」「牛逼!」
「林老師……我們剛才一直在說這個事,」唐卿卿說,「等你回去了,我們還能不能記住你?」
大家都靜下來了。
林落焰眉頭輕輕一擰,然後笑了笑。
「昨天我和掌門徹夜長談,聊了很多,」林落焰說,「我們想來想去,也許在『重置』和『繼續』之間,還有第三種選擇。」
——第三種選擇?李珍檬瞪大眼睛。
「我之前出體回溯的時候,看到了那條裂縫本身,」林落焰說,「並不是非要重置過去,才能把它修復。」
「什麼意思?」有人問道。
「意思就是,我以我現在的狀態回到當時,去修復因果鏈,」林落焰說,「這麼一來,『未果』不會誕生,過去不會重置——你們的現狀也不會被改變。」
李珍檬努力理解了一下——就像水管已經裂開之後,再去修補缺口,並不會影響已經從這個裂口中通過的水的流向?
「未果」是從「過去」開始修補,而林落焰是以「當下」的身份回去;所以就算他離開了,大家也還會是現在的樣子?
「不過掌門也說,這只是我的構想,以前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也不一定能成功,」林落焰說,「但總得試試——我打開的門,得由我去關上。」
「林老師,」一個男生舉手了,「如果是這種情況下,你回去之後……還能回來嗎?」
林落焰微微一愣。
他沒有說話,教室里也沒有其他人說話。這沉默持續了一會兒,然後李珍檬吸了一口氣——
「恭喜林老師繼任掌門!」
其他人如夢初醒,紛紛跟着喊了起來「恭喜林老師繼任掌門!」「恭喜林老師繼任掌門!」
大家喊着喊着又拍起手,掌聲「噼噼啪啪」,把天花板上的灰都震了下來。
林落焰站在講台上,薄唇抿起,嘴角微勾,眼裡閃閃爍爍。
名偵探李珍檬看不清他這是什麼表情——反正她自己也說不上來,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
「也許還會見面吧,畢竟世事難料,」等教室里稍微靜了一些了,林落焰開口道,「希望……不對,到那個時候,大家肯定已經成為自己理想中的養自己了。」
「希望你也已經是掌門了!」
「……那肯定呀!」
「林老師跟我們一起拍張照吧,」班長說,「總不能……將來我們大家想看和你的合影,結果翻來翻去,只找到你穿裙子的那一張!」
林落焰頓時皺了眉「這確實是個問題……等下了課,我們去樓下花壇邊拍!」
這節語文課大家聽得十分認真,不少人拿了手機錄像,錄音,一個個攝像頭盯得林落焰不好意思,又紅着臉皺着眉喊,你們都給我收起來!
但再長的課也只有45分鐘。
下課之後,大家一起去花壇邊合了影,拍了好幾張。還有人搞事地提議,要找楊老師一起來拍。
林落焰倒是意外地擺擺手,說不必了。
然後一天的課全部上完。最後兩節自習課的時候,教室里安安靜靜,悄無聲息。
所有人都低着頭認真寫字,比考試都認真。
雖然林落焰沒有說他什麼時候走……但大家都隱約有種感覺,也許今天之後,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再過一會兒,下課鈴響起,也許這個世界就要變成另外的樣子了。
——「你們說,會不會阿林他其實什麼都知道,」突然有人開口,「他知道楊老師喜歡他,但他覺得自己可能遲早要回去……所以才一直裝傻,說那種煞筆兮兮的話?」
「……我覺得就算是演,也是他的本色演出。」馬上有人回答道。
教室里響起一陣輕輕的笑聲,就像風吹過秋日的麥田。這陣麥浪似的笑聲很快沉默下去,歸於平靜。
最後一道下課鈴終於響了。
「好了,值日生打掃教室,其他同學可以放學了,」林落焰從教室門口探進半個身子說,「早點回家,記得做作業,沒事別在外面逗留。」
語氣十分自然,就像是一段尋常的放學時間。
於是大家也紛紛收起課本紙筆,亮着嗓子朝他喊「林老師再見!」
「再見。」他站在門口笑着揮揮手,然後轉身離開了。
當前時間是下午5點過半,教室里的人幾乎都走完了。
只有值日生還握着掃帚,一下一下地劃拉。
——「你怎麼還不回家?」
聽到他這麼說,李珍檬放下手裡的書。
「林老師是今晚就要走嗎,」李珍檬說,「他走了之後,雖然我們不會被影響……但你呢?」
被她提問的人微微皺了下眉,然後繼續掃地。
「我今天一直在看這本書,」李珍檬望着桌上的
《響劍傳》說,書的外面還包了一層喜羊羊的書皮,「雖然你好像沒有寫得太明白,但我感覺……你之所以會在生命終結之後魂穿到這裡,是因為你還有一個執念未消。」
段響劍手裡不停地應了一聲「我也考慮過這種可能……大概只能用這個解釋了。」
「你上一世的執念是沒能打敗林落焰,所以現在才會出現在他穿越的這個世界……那他回去之後,你當時的因果線上又有了大師兄……」李珍檬覺得自己有些說不下去,嗓子彷彿卡了幀。
「你會跟着他一起消失嗎?」卡出來的話。
「……不知道。」段響劍說。
李珍檬也不說話了,繼續看《響劍傳》。
眼下,書上的劇情已經恢復成她最初看到的版本。也許再過一會兒,劇情又會發生變動大師兄沒有走,師兄弟兩人繼續斬妖除魔懲惡揚善,然後一個成為掌門,另一個也會有自己的江湖歷險。
也許……再過一會兒就沒有這本書了。
剛剛她還收到了掌門真人發來的郵件,新郵件,標題就一句話——「Bye
;)」。
看來他是要和林落焰一起回去「關門」的。
「……我覺得你如果回到過去了,還是記得今後別寫什麼自傳回憶錄了吧,」李珍檬說,「萬一又流傳下來……」
她想笑一聲,但沒「噗」成功。
「我掃完了,」段響劍說,「你還不回家?」
李珍檬轉頭看他——背着書包,書包里插着那支劍囊,劍囊上印了成片的喜羊羊。
於是她也收起書,提了書包站起來。
兩人一起走出教室,走出教學樓,又沿着校園小路走了一段……誰也沒說話,也沒什麼話好說。
學校里的人幾乎已經走完,體訓隊也大多結束了訓練。這是一個安靜又尋常的傍晚。
然後李珍檬要去車棚了,她停下來,和段響劍說了聲「再見」。
「再見。」段響劍也點點頭,回答以同樣的話。
然後他轉過身,朝校門口走去。
走了一步,兩步,三步……李珍檬就站在原地,看他的背影越來越遠。
他要穿過校門了,也許這也是自己最後一次看到他的背影。
——這一瞬間,李珍檬突然覺得心裏一動,腦中緊跟着炸開一團白光,有一些畫面飛快地從眼前閃過。
李珍檬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但她又立刻明白過來——有人已經離開了。
有人回到他原來的時空,原來的世界去了。
就像一頁書籤從書中抽離——只是離開,並不破壞這本書的完整。
她的眼淚突然奪眶而出,無法控制地順着臉頰淌下。
幾乎同時,前面不遠處的那個背影也跟着一頓,心有所感地停下了腳步。
……真是太奇怪了,李珍檬想,明明自己還沒感到悲傷……還沒來得及開始悲傷,為什麼眼淚會先流下來?她慌忙用手抹去臉上的淚水,但視野中還是綻開一片水膜,她眼中的世界越來越模糊。
——「李珍檬!」
她聽到有人大喊她的名字,然後腳步聲響亮又飛快地傳來,由遠及近。
有人一邊喊她一邊朝她衝來。
李珍檬趕緊揉揉眼睛,要抬頭去看他。然而措不及防的,胳膊被那人使勁一拉,她一下子撲到他身上。
「……林落焰走了,我可能也要走了。」段響劍說著,用手臂環住她。
「……哦。」李珍檬不知所措地應了一聲。
大腦卡頓了半拍,她覺得身體又自己行動了。就像眼淚擅自從眼眶中湧出一樣,她的雙手擅自抬起,擅自擁抱了面前的人。
他的心跳聲瞬間變得很近,呼吸就撲在她的耳朵尖上。李珍檬覺得自己的靈魂大概汽化了,飄飄蕩蕩地要散在空氣里。
她覺得真是奇怪,對自己來說,這個人原本也許只是書上的一個名字,她可從沒想過他竟然真切地存在。
會和自己共度共享了這麼多的喜怒哀樂。
也許……他也不會想過,自己會在千年之後的世界睜開眼。
——但現在……促使他魂穿的原因已經消失了,他也即將跟着離開這個時空。
他要回到原本屬於他的世界去了。
然後……在那裡在那裡會有一段新的人生——
「哪個班的?」旁邊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摟摟抱抱了總有一分鐘了!像什麼樣子!還不回家?!」
李珍檬轉頭一看,是個校工。她的意識瞬間回到現實,尷尬地鬆開手。
她又抬頭看看面前的人「……你怎麼還在?」
「……不知道,」段響劍說,他的臉紅得像煮過一樣,「可能……可能還要過會兒再走?」
「還過會兒再走?」校工大着嗓子喊過來,「趕緊回家!」
兩人立刻朝兩旁退開一步,然後一個準備朝左走,一個準備朝右走。
第一步剛剛邁出,李珍檬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她猛地轉過頭,發現段響劍也正轉身朝她望來。
兩人的表情幾乎一致——他們想到了同一件事。
「……我是不是走不了了?」段響劍說。
「……不知道,」李珍檬說,「可能……可能就算林老師回去了,你還有別的什麼執念,讓你魂穿來了?」
「什麼走不了!?趕緊走!回家去!」校工跺腳大吼。
「好的!」李珍檬大笑着喊道。
回家去!
當前時間是早晨6點。
新學期第一天的早晨6點。
李珍檬早早起床,刷了牙漱了口,在桌邊坐下,開始吃新學期的第一頓早飯。
書包里是檢查過好幾遍,不但做完,並且全對的暑假作業——肯定全對,她找段響劍對過答案的。
畢竟新學期她就是1班的學生了,聽說班主任相當嚴厲,不好糊弄,必須給她留下一個好印象。
不過還好,段響劍和蔣雨辰都和自己在一個班,就算干起壞事……不是,就算偶爾犯了錯誤,也能有人照應着,幫忙打圓場。
實在不行,隔壁班也有好幾個熟人。
李珍檬看了一眼手機扣扣,「18班團結友愛大家庭」里又刷出一個99 。
最新記錄是——
唐卿卿21林老師,你在那邊還好嗎?我們的新學期開始了,今後大家都是高二的學生了,你不在的日子裏,我們非常想你[點蠟燭]
蔣雨辰44……他又沒死!
上學期結束後,大家不知不覺就轉移陣地,紛紛換到林落焰的群里說話。但班長的群也沒有冷下——畢竟有時候還需要匿名說說壞話。
也許是因為林落焰的修補成功了,也許是因為大家的「重生計劃」奏效了;總之,在他回去之後,班上沒有人失去關於他的記憶。
大家最後的合影上還留着他的臉,蘇記者獲獎的照片上了全國性的門戶網站,李珍檬時不時還翻出《滿江紅》的錄音,聽着聽着就笑起來。
就連她機里,那個三消小遊戲的好友榜單上,都還留着林落焰的記錄——李珍檬至今沒法打破。
這個人是真真實實地來過,並且影響了一個班的學生的小世界。不管他們將來會有怎樣的人生,這一段經曆始終會在記憶里閃閃發亮。
——但似乎只有他們記得他。
學校里其他的老師和學生,誰也想不起來,照片上這個「嘿嘿」傻笑的人是誰。
「可能是因為他們與他的羈絆不夠深切,所以很容易就被修正了吧,」段響劍這樣解釋過,「就像又細又淺的劃痕,稍微打磨一下就沒有了。」
「那楊老師……?」
「……不知道,」段響劍當時遲疑了一下,「要不你去問問她?」
「……不了吧。」
李珍檬覺得,楊老師這麼優秀,今後肯定能找到一個互相喜歡的人——就像林落焰當時的小師妹一樣,又何必非去逼問她呢。
(那人也不必非得比林落焰好……何況光是從直男這個角度來說的話,怕是也沒幾個人能比他還差。)
「檬檬,吃完了趕緊上學去呀。」媽媽在廚房裡催她。
「吃完了!我走了!」李珍檬馬上把剩下的白粥吸溜光,擦了嘴,跑去衛生間最後梳了一把頭髮,背上書包就下樓去了。
她的小電驢也早就交給洗車店沖洗過,車頭上被林落焰撞的那幾條劃痕也修好了,煥然一新。
李珍檬就「噗噗噗」地上路了。
又路過那個公交站的時候,李珍檬下意識地劃眼一望——差不多一年前,就是在那裡,她看到了一個年輕人,當時他正在……
……等等,現在那兒也有一個人。
信號燈正好轉紅,李珍檬「吱——」地停下小電驢,下車,朝公交站牌走了過去。
「這個充值機可能壞了,」李珍檬說,「急着坐車的話……我這兒倒是有幾個硬幣。」
說著她就去掏口袋。
被她喊了的人轉過身來,朝她笑了笑。
「不必啦,我就是怕卡里的錢不夠——畢竟他把這卡還給我的時候,也不知道還用剩下多少。」
於是李珍檬也朝他一笑,但她一時沒想起來他姓什麼,於是只能稱呼了一聲「老伯伯」。
「我記得你,你來過我家,」這位老伯伯說,「你是落焰的學生。」
李珍檬愣了一下,笑嘻嘻地點點頭「對。」
——對於林落焰來說,房東老先生在這個世界對他有知遇之恩,何況雙方相處的時間可比他教書的時間還長。
所以……老先生的記憶中依然存在着他的名字,應該也是理所當然。
「謝謝你啊,這麼熱心,」老先生說,「你快去上學吧。」
「不謝不謝,我才謝謝老伯伯,」李珍檬說,「要不是你,我們都不會遇到林老師……可能現在大家,完全是另一幅樣子了。」
老先生「哈哈」笑了。
「他也要謝謝你們,」他說,「相處是雙方面的,他用自己的經歷教育你們,和你們相處的經歷,又會教給他新的東西。」
「不知道他現在在幹嘛,」李珍檬說,「我們都有點想他。」
「可能他現在也在想你們——是不是開學了,有沒有好好做作業。」
「……我也覺得。」李珍檬笑嘻嘻地說。
她眼睛一瞥,發現老先生手裡握着一把黑色的雨傘。
今天是大晴天,並且已經晴了一整個星期,下午也不會有雷陣雨。
老先生把那把傘握得緊緊的,好像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紫陽宗弟子劍不能離身,劍在人在」。
李珍檬莫名就想起這句話來了。
「你上學去吧,」老先生對她說,「開學第一天可別遲到。」
李珍檬想了想,點點頭「嗯!」
她重新坐回到電驢上,老先生也走到人行道邊上,笑着來送她。
李珍檬正要發動車子,突然又想到什麼,於是轉過頭「老伯伯。」
「嗯?」
「你說……我們還能見到林老師嗎?」
這個問題似乎在他的預料之中,房東老先生露出了「早知道你會這麼問」的笑容。
「我教了幾十年的書,帶了不知道幾百個學生——畢業之後會記得來看我的,也就這麼幾十個。」他說。
李珍檬一時語塞,她也很久沒有去見過自己的初中老師了。
看到她這樣的表情,老先生又笑了笑,搖搖頭。
「師生的緣分其實只是人生一瞬,求學這十幾年也只是戰鬥前的準備階段……你們今後的人生還很長,還有很多人會慢慢出現,讓你們慢慢認識——就像落焰突然出現,做了你們的老師,」老先生說,「所以我並不介意那些學生忘了我,不來看我——他們肯定是有了更精彩,或者更重要的人生,沒有太多時間,一直看着過去的影子。」
「落焰想必也是這麼想的,大家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不能一直停在原處,」老先生說,「但我也不覺得那些不來看我的學生,就是忘了我這老頭子——有些事,用腦子記住,反而比不動腦地做出來,能記得更久。」
李珍檬並不是太懂這番話,畢竟她離17歲都還有幾個月。
「所以……我們見不到他了?」李珍檬說。
如果老先生這麼直截了當地告訴她,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房東老先生只是大笑了兩聲,留下一句——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