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魏嫻上官子越全文免費閱讀
魏嫻上官子越全文免費閱讀

魏嫻上官子越全文免費閱讀皇子都是我小弟

標籤: 都市 魏嫻 魏嫻上官子越全文免費閱讀 魏政
主角魏嫻魏政出自都市小說《魏嫻上官子越全文免費閱讀》,作者「皇子都是我小弟」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團寵郡主小暖寶》又名:神女降世四國歸一和逍遙王玄祁帶着三個兒子,主角:魏嫻上官子越 簡介:【團寵 萌寶 溫馨 搞笑 輕鬆小白文】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成了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什麼?皇室五百年才得此一女,要往死里寵?名滿天下的逍遙王爺是親爹,鄰國萬千寵愛的公主是親娘。皇帝伯伯將她當親女兒,宮裡的皇后貴妃...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09: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還有……
——子越從未教過任何人武功,為何會單單教蜀國的小郡主?還將輕功、劍法、拳法,都教給了她!
——這會不會是逍遙王府在利用子越?
——逍遙王府到底是蜀國皇室,難道真的會沒有私心嗎?
身為靈劍山的莊主夫人和上官子越的母親,溫眉不得不將所有的可能都想一遍。
但每當她在心裏提出一個質疑時,她的腦海中便會浮現出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小姑娘用一雙明凈透亮,且堅定勇敢的眼睛看着她。
似乎是在跟她說別吭聲,我來救你。
又似乎在問她你都沒跟我相處過,怎麼能隨便判定我不是好人?
尤其是想起自己昏過去之前,小姑娘說的那句『哎呀,用力過猛,不小心打到人了』!
聲音無辜又懊惱,實在不像有心機之人。
——溫眉啊溫眉,那只是個孩子啊。
——你可以擔心自家兒子,但不能懷疑別人的女兒!
溫眉的身體里,就像有兩個小人兒。
一個擔心逍遙王府別有用意,一個又覺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兩個小人兒不斷在打架,拉扯着溫眉的思想,讓她苦不堪言。
而就在這時,上官仲景突然上前拉了拉溫眉的手,來了句「娘親?我說完了!」
原來,在溫眉胡思亂想的時候,上官仲景早已老老實實把自己的經歷給說了一遍。
奈何溫眉的心思都不在上官仲景身上,因此,那一大段繪聲繪色的描述算是白說了。
因為溫眉什麼都沒聽見,還讓他再說一遍。
上官仲景口乾舌燥,氣得跺了跺腳。
心裏想着娘親是不是被人打壞腦子了?
但嘴上還是無奈地重複着方才的話「我被壞人抓下山後,一路被運到了南騫國!
到了南騫國後,我被關在一個地窖里,應該就是娘親您被關的那個地窖。
對方想拿我的命換大哥的神功秘籍,所以我也沒受什麼苦,就是壞人一直給我下藥,我不是在昏迷,便是渾身無力,根本沒法逃跑。
每天在地窖里,除了吃就是睡,昏天暗地的,連白天黑夜都不知道。
直到昨天,有一個刀疤男急匆匆下了地窖,也不知道跟那個頭兒說了什麼?
那個頭兒有點慌張,就讓他把我帶走,說是為了安全起見,不能讓我繼續留在那裡了!
我又被灌了一些葯,昏昏沉沉就睡了過去!等再醒過來時,刀疤男又開始逼我給山莊寫信,要神功秘籍。
暖寶妹妹就是這個時候帶着人出現,去醫館把我救下的,還殺了好多人呢~跟大哥一樣厲害!
後來壞人們被制服,我就跟着暖寶妹妹回家了,想着先等安頓下來,再寫信讓您派人來接我。」
溫眉眸子微閃「那暖寶是如何知道你被關在哪裡的?」
「她和她三哥,還有一個什麼姐姐?反正就是在路上逛街,發現我被一個滿臉都是刀疤的人扛着。
他們以為那是拍花子呢,就跟上了,然後發現我長得和大哥有點像,嘿嘿,就去救我咯!
娘親,還好我和大哥長得像,要不然我就死翹翹啦,您說是不是?」
「是~」
溫眉寵溺地摸了摸上官仲景的頭,又無奈道「這些話都是暖寶和你說的?你就信了?」
「不是和我說的,是她早晨吃飯的時候和祁嬸說的,我在旁邊都聽到了。」
上官仲景沒有心眼,溫眉問什麼他就答什麼「祁嬸就是逍遙王妃,暖寶妹妹的娘親。
她娘親很溫柔很美麗呢~跟您一樣,特別好相處,我可喜歡她!
對了娘親,她還來看過您呢!給您請了太醫,還親自幫您上了葯。
您脖子後面的淤青,還有膝蓋和手臂上的傷,現在都已經上過葯了,都是祁嬸給您弄的,我力氣不夠,只能幫您擦擦臉擦擦手。」
說罷,上官仲景又想起什麼似的,繼續道「哦,現在祁嬸一家進宮去了,宮裡好像有什麼宴席?
到時候等祁嬸回來了,肯定還得來看您~您和她都是好娘親哦,說不定可以成為姐妹呢!」
溫眉見自家小兒子對逍遙王妃的評價如此之高,不免有些意外。
掀起衣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傷,上面果然塗過藥酒,心中突然五味雜陳。
有點暖,有點詫異,有點懷疑,還有點內疚,一顆心亂糟糟的。
偏偏上官仲景沒察覺,樂呵呵道「娘親您知道嗎?昨天晚上暖寶妹妹去救我們的時候,祁叔也去啦!
聽說祁叔和暖寶妹妹是兵分兩路的,暖寶妹妹去救我,祁叔帶着人去城外的小院救醫館老大夫的家人。
可誰知城外小院居然有散魂香,祁叔和手下全部中招啦!
暖寶妹妹把我帶回家後,發現祁叔他們還沒回來,就趕緊去城外小院找人。
最後不僅把祁叔給救回來了,還誤打誤撞把您給救了!」
話說到此,上官仲景突然捂住了嘴巴。
他下意識看了看門外,見門外沒人,才又壓低聲音道「娘親,這些話您自己知道就好,見了祁嬸以後可不能說!
祁叔和爹爹一樣,好像都很怕媳婦兒呢?昨天晚上和暖寶妹妹去救人的時候,都是瞞着祁嬸的。
就連半夜回來,暖寶妹妹都沒敢把昏迷的祁叔和魏三哥往祁嬸那頭送。
今天早晨祁嬸實在擔心,要外出尋人,暖寶妹妹才和她說起救人的事情,還說救人時一切順利,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暖寶妹妹特地交代過,祁叔和魏三哥中散魂香昏迷在小院的事情,不許跟祁嬸提起。
要不然祁叔和她,還有她幾個哥哥,都會死得很慘很慘哦!」
上官仲景打了個冷顫,還不忘用力捏了捏溫眉的手,認真叮囑「娘親,記住啊,不要說漏嘴!否則暖寶妹妹會揍我!」
「噗……」
溫眉被上官仲景那緊張的模樣兒給逗笑了「你倒很聽暖寶的話?」
「那當然了,她是咱們娘倆的救命恩人啊!」
上官仲景揚起下巴,理所應當道「娘親,您和爹爹不是老教我,做人要知恩圖報嗎?救命恩人的話都不聽,那是沒前途的!」
(晚安!)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