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服軟

標籤: 許禾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 趙平津 都市
都市小說《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目前已經全面完結,許禾趙平津之間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服軟」創作的主要內容有: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2: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讓她悲傷卻又無奈,心底矛盾交織,卻又偏偏想要隨波逐流。
好似到了這個年紀,情情愛愛什麼的也就不再那麼重要,更在意的,彷彿就是眼下的歡愉。
洗完澡,陳序將她抱上床,簡瞳睏倦疲累,勉力睜開眼看了他一眼,陳序正在穿襯衫,觸到她的眸光,又俯身親了親她「睡吧,你睡著了我就回去。」
簡瞳沒說什麼,閉了眼,心裏卻又有點說不出的難過。
但她實在太累了,很快就沉沉睡去。
陳序穿好衣服,站在床邊看了她一會兒,方才輕輕轉身離開了房間。
下樓,上車,吩咐司機開車回公寓去。
陳序的心情有些低落,他開了窗子,點了一支煙。
京都的夜仍是五彩斑斕的,那些霓虹璀璨,光影迷離,可他的心底卻仍是一片的晦暗。
……
簡瞳上午上完課,剛從辦公室出來,就有同事過來喊她「簡老師,保安室那邊說有人在校門口等你。」
簡瞳有點意外「是誰啊?」
同事笑嘻嘻道「不知道哦,是位男士。」
簡瞳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陳序。
但是她之前和他說過的,並不想讓他們現在的關係公佈於人前。
畢竟,他們一不是夫妻,二不是情侶戀人。
簡瞳對同事道了謝,就往學校大門處走去。
快走近的時候,簡瞳已經看到了來人。
是張文禮。
他們離婚後,其實偶爾還有聯絡,但也僅限於點到為止的關心。
她調到京都的學校後,張文禮也給她寄過兩次東西,都是家鄉那邊的特產,柚柚每次生日的時候,張文禮也有打電話,送禮物。
他們現在的關係,其實更像是家人一樣。
「你怎麼來了?」
簡瞳壓下心頭那一縷淡淡的失落,含笑走過去詢問。
張文禮和從前的打扮一樣,穿着簡單的襯衫和長褲,將近中年,卻仍清瘦乾淨。
見到簡瞳,張文禮只覺得眼前一亮,簡瞳的氣色看起來好了許多,雖然穿的學校的統一工裝,只是襯衫和及膝裙,但看起來卻仍是青春逼人,比之從前,彷彿更添了柔美。
「瞳瞳……」
張文禮緩緩向前了兩步,「我來京都開會,有一天的空閑,就想着來看看你,還有柚柚。」
「住的地方都訂好了嗎?」
「都訂好了。」
「一起吃飯吧,我請你。」簡瞳落落大方的邀請,張文禮並沒有拒絕。
他將幾個紙袋遞給簡瞳「給你和柚柚帶了一些東西。」
簡瞳沒有推拒,接過來一看就笑了「你還記着我喜歡吃的零食啊。」
那是他們那個小城才有的點心,都是老師傅們手工做的,別的地方吃不到這樣正宗的甜點。
張文禮笑了笑,目光落在簡瞳臉上身上,「瞳瞳,你現在看起來,比之前還要精神了。」
「是還不錯,因為薪水翻倍了嘛,所以心情就更好了。」
簡瞳開了句玩笑,張文禮也笑了起來。
簡瞳將東西那上車,開車載張文禮去吃飯。
去的是一家私房菜館,離張文禮住的酒店也不算遠。
簡瞳還記着張文禮的喜好,點的菜都很合他的胃口。
但正是如此,張文禮心裏卻反而越發的難受了幾分。
如果沒有發生那些事,如果沒有那些不可調和的矛盾,他和簡瞳也就不會分開。
這些日子,他一直都沒有辦法忘掉簡瞳,他也不想,再去考慮感情和婚姻的事。
「家裡都還好吧?」
「陽陽的外婆前不久去世了。」
張文禮說到這裡,簡瞳也怔了一下。
她當初是真的恨死這個人了,幸好柚柚安全無事,如果柚柚找不回來,當初的簡瞳真的做好了與她同歸於盡的準備。
但現在,聽到她去世的消息,簡瞳雖然不會聖母的為她難過,但心裏的結,卻好似也放了下來。
「我們離婚後,陽陽那孩子……變化也挺大的。」
張文禮說到這裡,試探着看向簡瞳「我這次來京都,陽陽還和我說,如果見了你和柚柚,讓我再替他說對不起。」
簡瞳只是很淡的笑了笑,有些事,是一輩子都無法抹去的。
柚柚是被找回來了,如果這一生一世都找不回來呢?
一句對不起,能抹去那些傷害?
對於一個母親來說,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和自己的孩子相比較。
就算陽陽真的悔悟了,痛改前非,簡瞳也不可能原諒他。
在這件事上,簡瞳就是這樣的小心眼。
「文禮,能不能別再說這些了?說說你自己吧,你過的怎麼樣?」
張文禮望着她,好一會兒才苦笑了一聲「我能過的怎樣呢,還不是和從前一樣,瞳瞳,你都知道的。」
「還是找個人一起過吧,你還不到四十歲,這輩子還這麼長呢。」
張文禮只是搖頭,又問簡瞳「你呢瞳瞳,你過得好不好?你和……柚柚她爸爸,你們,你們和好了嗎?」
「也不算是和好,柚柚現在接受他了,我們經常,也會見見面,一起陪陪孩子。」
張文禮覺得心口裡梗的難受「瞳瞳,你還喜歡他嗎?」
「不說這些了好嗎?」簡瞳給他盛湯「吃完飯,我帶你去四處轉轉吧,我下午也沒有課,可以請個假。」
張文禮點頭應了。
飯菜味道都很好,但他卻並沒什麼胃口,只是簡瞳給他盛的那碗湯,他喝的乾乾淨淨。
離開時,簡瞳和張文禮並肩向外走,兩個人說說笑笑的,她並未注意到,陳序的司機正在外面抽煙,正好看到了兩人一起出來。
又看到張文禮上了簡瞳的車,兩人一起離開的畫面。
司機踟躇了好一會兒,在陳序吃完飯出來,上車後,他還是沒忍住說了一句「陳先生,剛才我在外面抽煙,好像看到簡小姐了。」
陳序手上動作一頓,看了司機一眼。
司機又小聲道「簡小姐是和一位男士一起的,然後,那位男士還上了簡小姐的車子。」
「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司機想了想,大概說了一下那個男人的身高外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